2014年3月30日 星期日

知識分子,你為什麼不敢說話?

◎台大意識報

服貿抗爭至今,處處可見台灣知識分子的身影。有中研院法律所黃國昌全力投入抗爭;然而台大政治系江宜樺、法律系馬英九帶領政府推動服貿一意孤行;還有台大校長楊泮池、中研院長翁啟惠保守呼籲雙方理性,並試圖建立溝通平台。綜觀本次社會抗爭時知識分子的身影,可以發現,台灣的知識分子其實不冷漠;他們只是害怕,尤其是擁有權力的知識分子。

  害怕失去權力。

知識分子的權力與義務

  知識作為權力本身,使得知識分子成為權威,知識權威的出現,必定同時跟隨著他們所相應的權力關係與義務。甚者,在台灣「學而優則仕」或「學者問政」的文化極盛的狀況下,知識分子通常不只擁有知識上的權力,而有實際上的影響力,此時,他們所應課盡的責任則更應該被要求。在一個民主社會,擁有實際權力的知識分子應有的責任就是:貢獻知識、發揮知識分子實際上的或知識上的權力去促使社會進步。

知識分子的傲慢

  想想引起本次爭議的主角們,除了馬英九、江宜樺之外,立法院裡的袞袞諸公、行政院裡的文武百官幾乎都是知識分子。當台灣陷入巨大危機之時,這些身居廟堂的知識分子卻都不見了。馬、江無論以高官自居還是知識分子自居,都應該一肩扛起所有責任,切勿剛愎自用、自欺欺人。而高居國會殿堂或政府要職的知識分子們,不只擁有知識;更有實際上影響政府的權力,請你發揮影響力。難道「書生問政」就只是丟下學術的良知,謹守著政府的謊言?這,就是知識分子的傲慢;這,才是學者誤國。他們用傲慢去掩飾自己的恐懼:對於失去權力的恐懼。

只有溝通平台?假性中立的迷思!

  29日,台大校長楊泮池於校務會議時表示,鼓勵學生參與公共事務,但基於社會安定,希望以和平理性對話的方式解決爭議。並且也對28日六所大學校長與總統溝通所提出之結論做一說明:楊泮池希望建立學生與府方溝通平台,為一個中立、為大家所接受的平台。至於平台人選,楊泮池則表示當然為雙方都可以信任的人,也不一定要他自己出任。

  觀察台大校長在此次抗爭的作為,其動員台大醫院、台大法律學院保護學生安全,使學生備感安慰與安心。台大做為為台灣的最高學府,台大校長能做的不只是保護學生而已,身為擁有權力的知識分子,如果不再此時發揮影響力,更待何時?台大自許為社會的菁英,視野不應該只侷限於大學本身,而應該投身社會、放眼國家。六位校長期望成立溝通平台,不是說溝通平台不重要,而是這些知識分子會不會單純地以為建立一個溝通平台抗爭就會圓滿結束?校長有能力找到學生可以信任的溝通人遠?抑或者溝通人選其實校長根本不必介入?甚而,如果建立溝通平台是為了學生著想,那校長應該要好好思考學生為何走上街頭。溝通平台是為了讓兩邊找個台階下,但有權力的知識分子,能做的應該不只是建立平台!刻意的保持中立,只會使得有論述權力的一方(通常是政府)更有影響力,知識分子義務就是當正義的一方成為弱勢,以他的專業以及影響力伸出援手。台大、以及更多的知識分子應該公開支持運動訴求,甚至直接參與運動。保持假性的中立,就只是為虎作倀而已!

  知識分子不要再害怕了,政府才應該害怕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