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5日 星期二

【佔領國會運動紀實】攻陷立院第一役──議場的鞏固

◎台大意識報

【伏流】
  2010年,ECFA正式簽署,同年生效。
  2011到2013,兩岸正式簽署了數個貿易協定。

  2013年六月,由郝明義先生的公開信〈我們剩不到二十四小時了〉開始,網路上出現了圍
  繞在「出版業」與「服貿協議」的關係。服貿協議議題,浮上檯面。
  七月底,數十公民團體聯合發起「民主團結之夜」晚會,同時組成「反黑箱服貿民主陣
  線」。七月三十,「佔領立院、奪回未來」由青年集結立院反黑箱服貿。
  九月,黑色島國青年成立,並於月底發起「毀憲虐民,暴政下台」行動再度圍堵立院。
  十月,黑島青陸續於數場公聽會監督並表達訴求,「國慶日」發起「奪回國家、人民除
  害」夜佔凱道活動表達反服貿訴求。
  十二月,再次集結凱道。
  2014年初,持續監督服貿公聽會。

【緊張】
  三月十七日,立院舉行聯席會,立委張慶忠片面宣布服貿協議通過委員會審查。十八日,「反黑箱服貿協議民主陣線」和「台灣民主守護平台」共同發起「捍衛民主120小時」、「守護民主之夜」,民眾開始在立法院外聚集。晚間六點,立法院群賢樓前晚會開始。

【爆發】
  晚會即將結束時,接近晚間九點,主持人魏揚宣布群眾可以往群賢樓側門移動,接著開始有群眾翻門進入議場,第一波人群約百來人。濟南路現場剩下還未進入的群眾,但數分鐘後,群賢樓地下車道鐵捲門開通,剩下群眾開始衝進車道,並在樓梯間與警方發生推擠。此時仍不斷有警方試圖進入議場,議場內外狀況皆不明朗,議場內部甚至還未開燈。先後衝入立院的數波民眾,已於十點鞏固議場;但後幾批陸續到場的群眾越來越多,原先駐守在議場一樓走廊的警方也暫時退讓,使議場內群眾越積越多,物資運送也越來越順暢,長期和平佔領的態勢已經成形。議場內開始維持秩序,並進行短講、唱歌等等活動,緊張氣氛逐漸緩和。

【僵持】
  晚間十一時,開始有越來越多訊息傳入議場,謠傳警方將於凌晨十二時強力攻堅,現場主持人林飛帆開始指揮現場群眾分派守門工作。十二時,政大教授也來教群眾面對警察的法律知識、有「被抬」經驗的人也不斷叮嚀面對警察時如何讓自己不受到傷害。一點,八個出入口已經成功分派每門二十人、剩餘群眾聚集主席台前靜坐。數分鐘後,門已被封死,議場宛如圍城,無法進出運送物資、上廁所。現場氣氛越趨緊張,有一股隨時會有警力攻堅的壓力。

【攻堅】
  緊張的壓力如即將下雨的烏雲,與現場悶熱的空氣鼓動成整個議場的不耐。既放鬆又緊繃的詭異氣氛考驗著群眾。三點,警方於主席台後的五、六號門(如附圖)放話,內容大意是:十分鐘後警方開始攻堅,學生是國家的希望,請學生盡快解散。三點二十,第一波攻堅開始(三號門),堆放的椅子成功造成阻礙,但當有數名員警踏上障礙物,突破封鎖,第一排學生就手勾手、後排群眾則抱住前排群眾的腰組成人牆,警方撤退後,學生士氣明顯升高。第二波攻堅,警方開始攻擊五號門、六號門,也成功阻擋。三點四十,第三波攻堅開始,警力有明顯增加,三號、五號、六號、八號門先後被攻擊,其中八號門的攻擊持續最久、坐在主席台前一部分的群眾也圍過去幫忙,情勢一度緊張。指揮也趁此時對警方放話,若再試圖攻堅議場,五分鐘內將指揮場外民眾衝入議場,期間甚至有全場倒數計時,最後,八號門攻堅也成功被守下。每一波攻堅,群眾們不斷吶喊著「退回服貿、捍衛民主」、「警察退後」、「和人民站在一起!」。抵擋的同時,群眾齊聲吶喊「一、二、三!一、二、三!」為前線集氣,議場中迴盪著群眾的憤怒與無奈,一聲聲,讓每個人都站得更堅定。

【陽光】
  警方攻堅稍稍緩和後,四點多,議場內透入了剛升起的陽光,雖然灰灰暗暗的,但群眾們心裡想著「我們撐過一個晚上了!」使得氣氛溫暖起來。五點,群眾明顯疲累,議場中異常的安靜。稍作休息後,六點,場外情況似乎更和緩了,立委守著議場大門,群眾可以出門上廁所、走走路、抽根菸。七點,場內開始清潔環境,群眾也陸續清醒。

  第一夜,無疑是最艱難的一夜,群眾無預警地衝出運動的強度、鞏固了議場內自主運作的基礎、也寫下了台灣社運史的新頁。


*立院議場內示意圖http://ppt.cc/SzB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