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8日 星期五

罷課有理!一場校園裡的公民不服從運動

◎台大意識報

  24日早上,台大學生會發起連署自主罷課,同時台大以校內訊息寄發莊榮輝教務長的回應:「臺灣大學為教育單位,保障學生的受教權與教學的正常運作為本校首要考量,學生罷課尚非所宜,並非解決爭議之最佳途徑。」然而,學生罷課作為一種公民不服從的手段,學校能否基於保護受教權的名義,限制學生自主罷課的權利呢?

  早在學生串連之前,台北大學社會學系、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及中山大學社會學系就已宣布罷課,而台大社會學系系主任柯志哲於週一(24日)發表公開聲明,表示支持台大學生會及台大社會所學會發起的自主罷課行動,而社會學系學生會於25日投票表決是否罷課,隨後社會學系學生會與社會學所學生會加入自主罷課連署。目前,社會學系是台大第一個師生皆同意罷課的系所,而另一個可觀察的是歷史系的罷課小組。罷課小組並非以系學會的名義發起,而是最初一群歷史研究所的學生串聯大學部學生的罷課行動,系學會而後表態支持。

  全系的罷課行動是一種具有政治表態性,同時能達成實際上的罷課目的──全心支持抗爭行動,擴大公民不服從。全系的停課行動具有較高的曝光度,具有其指標性的意義。一旦系所宣布罷課之後,可以做為一種號召,引領校園風氣,呼籲其他系所及老師共同加入,並進行校園短講、民主教室等活動,提高政治壓力。實際上,全系罷課可以保障學生不受個別老師的點名、小考、作業影響,安心進行罷課行動,甚至在罷課行動中,有效召集更多人力支援現今的佔領行動。

  即使沒有組織性的力量,許多同學也試圖突破學校規範及限制,例如動員修課同學一人一信請求授課教師不點名、不小考或延後作業繳交期限的方式,讓學生可以自由選擇是否到課。即便系所教師尚未表態支持,學生發起連署,訴諸修課同學的意見要求老師停課,企望在權力不對等的師生關係中,突破既有「學生的本份即是到校上課」的價值觀,尋找不服從的空間。類似的行動雖未以全系教師、系學會等組織的名義響應多所大學全國自主罷課,但都是以自己的力量抵抗現有體制,表達對服貿爭議及血腥鎮壓的看法。

  社會運動或抗爭的本質在於突破現有體制,尋找新的可能性;罷課行動,正是在顛覆原本對於「學生」、「老師」、「教學」、「上課」、「學習」的定義。服貿爭議所引發一系列的佔領行動,在台灣的民主發展上佔有重要的地位,是每一位學生,甚至是公民都必須學習。學生的義務不僅是上課、寫作業,老師的工作不只是製作投影片、到課教學;「社區學習」、「終身學習」的概念提倡已久,顯然學習不限地點、不限年紀。罷掉教室的課吧!學生、老師共同走出學校教室,一同在這場行動中酣暢學習,成長豐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