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6日 星期三

當咬著太陽餅的時候,你還記得血腥鎮壓嗎?

◎台大意識報

  行政院副秘書長蕭家淇怨「學生吃了太陽餅」的發言,不斷發燒,許多民眾自主訂購許多太陽餅送到行政院,胡志強市長甚至說有一兩家太陽餅店家的生意不錯。當然,訂購太陽餅的行動被看做是諷刺蕭家淇副秘書長的行動,但除了反諷之外,我們還記得324的鎮壓行動嗎?

  如果在網路上搜尋行政院在24日早上對於凌晨學生攻進行政院行動的回應,清一色是太陽餅、蛋糕,但行政院的回應到底是什麼?有什麼進一步的行動?你,好奇這件事嗎?前一晚的鎮壓登上各大新聞版面,備受批評與討論,想必比太陽餅和蛋糕重要,但蕭家淇看似小家子氣地提起這件事,有人批評蕭家淇「無腦」、「吹毛求疵」,這是一種操作嗎?

  不提這場如此重大的流血衝突,只在意被吃掉的太陽餅、蛋糕,因為他們知道「斤斤計較於太陽餅和蛋糕」會被媒體放大播送、報導,甚至轉移焦點;這一兩天,媒體會拿太陽餅和蛋糕做文章,可能會去採訪台中太陽餅和屏東心之和烘焙屋,問問他們業績成長多少?再繼續追蹤太陽餅被轉送立法院物資區之後的流向,或許還想採訪吃到太陽餅的民眾,問一句:「你覺得太陽餅吃起來怎麼樣?」

  別讓太陽餅卡在喉嚨了!專注在太陽餅和蛋糕,只會堵住任何直指問題核心的可能,江宜樺院長和馬英九總統還沒有為324的流血鎮壓負責,因鎮暴行動而受傷的民眾在哪裡?他們的傷勢如何?有多少人被帶上警備車?有多少人受審訊?這些問題都沒有去深究,也沒有去查詢。若真的追求「理性」,我們應該要能判斷「太陽餅」做為一種障眼法,是為了掩飾當局對鎮壓行動的迴避,真正該關心的是鎮壓行動後群眾的動向。

  24日凌晨,鎮壓警察把記者驅離,而群眾手勾著手在地上高喊「還我記者」、「記者加油」,在重要的歷史現場,記者被賦予重大的責任,筆記事實、拍攝真相,但在鎮壓之後,媒體負起責任了嗎?被驅離行政院的記者高喊「新聞自由」,清場結束之後,記者又再度擁有自由,應該繼續追究鎮壓行動之後的回應,擔負起媒體做為第四權的責任。

  夜裡,警察全副武裝地壓在學生身上,駛著水車向行政院前的群眾噴灑,腰際上的警棍敲打在手無寸鐵的人民頭上,我想,我們都沒有忘記。站出來吧!如果你也認同24日凌晨是台灣民主淪喪的一夜,你為國家暴力痛心、哭泣,那讓我們繼續監督、追蹤行政院及府方如何回應鎮壓行動,也別忘記「退回服貿」的目標,繼續到立法院現場支持,持續捍衛台灣民主,關心服務貿易協議的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