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6日 星期二

攻防與結盟 ──從市場觀點看學系博覽會

◎周思穎


  學系博覽會這兩天,新體一、三樓齊聚了臺大11個學院54個學系的攤子,彷若一個車水馬龍的超級大市場,每個系所都介紹著自己所學的知識、相關資訊(商品)。既然是「市場」,舉凡攤位上的空間布置、高中生(消費者)貨比三家的心情、學系(廠商)介紹之間的競爭、學校作法影響學系準備杜鵑花節(政府制度),都是市場運作的其中一環。

●空間布置上所造成的氛圍

  最先進入眼簾的空間設計、布置或許能讓不知從何下手的消費者決定是否踏足涉入;然而杜鵑花節的現實卻是過於擁擠。高中生與講解員夾在吵雜的人群之中,聽的人需要十二萬分的專注才不會走神,更甭提講解員提高音量所造成的互相干擾。國企系總召說道,今年管院四系面面相覷打對台的排列方式可能使高中生形成各系惡性競爭的錯誤想像,這方式其實也影響了動線參觀的舒適、便利性。

●學系之間的比較與說法

  一如商品販售,必須有其特殊性,講解員經常面臨的問題是:「你們學系和XX系的差別是什麼?」。舉兩組對照為例:社會/社工、經濟/管院,便是時常被解說為「理論v.s實務」,但高中生未必理解這種區別的實際內容,也有的講解員認為這並不精確。以下提供經濟系、社工系個別講解員融合自身修課經驗、學長姐的分享,最後在學系博覽就學系差異所做的說明;可以看出,每個學科所描述的自身特色,其實有一部分建立在相互比對之下。

  「財金系,當企業裡有一筆錢,你要怎麼再投資這筆錢,讓企業帶來更大的效益,所以你要學的是投報率、一些風險的東西。經濟系,所關注的不僅是企業和資金,而是這整個社會面。比方說個人、廠商、國家政策怎麼訂,這個國家的GDP、通膨脹率發生的變化。國企系,比較像是探討一間公司在國際上扮演什麼樣的地位,他是什麼樣的廠商?他面對的客戶是誰?」

  「社工系像是在一個光譜的中間,其中一端是心理系,另一端是社會系。社會系比較在研究,或是觀察社會結構的問題,心理系比較偏重個人,比方說情緒處理,透過行為治療或是諮商的方式進行處遇。社工就是在中間,比如家暴受暴婦女的例子,當你看到一個婦人在你面前倉皇失措又無助的時候,你可能要用一些心理學的技巧或一些會談、諮商去整理她的情緒讓她穩定下來,可以說自己的情況。但你也不是這時候就解決了整件事。因為她受暴可能是因為丈夫、經濟不景氣、然後失業,可能長期酗酒,最後造成家暴。那社工要處理的跟心理師不一樣的是,他還要做一些看到她背後家庭關係的問題,再去連結一些資源。」


●事前的溝通與賽局

  如前段所述,當被問到比較差異時,每個講解員給出的答案不盡相同,系所之間可能有所競爭,可能透過貶低其他學系來抬升自己的價值,甚至有些學系的描述並不被該學系贊同,這樣每年重覆的問題究竟該如何解決?今年的國企系與工管系的負責人預先想到這個問題,於是溝通協調出雙方都接受的答案,最後國企系負責人認為有不錯的成效,也考慮以後繼續合作。

  不過經濟系林明仁教授認為「所有競爭都是良性的」,只要講解員不是刻意地給出不實抹黑的謠言,那麼答案就算不統一也無不妥,並且這種競爭的心情(想將自己系說得好),對於廠商、消費者都有好處,一方面同學們更賣力認識進而解說自己的系,另一方面高中生也能聽到更詳細的講解。另外,關於不同系所給出不一致答案也可以有不同的理解:愈多不同的答案,其實一齊拼湊了一個系的各種可能,也使之輪廓愈加深刻。王道一教授在〈UBike漲價教我們的事〉(註一)提到:市場運作不一定要建立在資訊完全透明流通的情況,無數零碎的資訊(交易)也能夠描繪出完整的資訊。歷史系鵑節負責人提出美麗的形容:「或許學系博覽並非共同展演一個燦爛臺大的嘉年華,雜亂無序才真正是百花盛開。」


●學系博覽的方向


  除了前面曾經講述介紹學問、系所招生、學生活動的多重功能,林明仁教授更提供了杜鵑花節一個具體的意義:杜鵑花節是社會服務。因著台灣教育制度因素,高中生其實很難對於大學學系所學有什麼認識。這個場合可以短時間讓原本對於學系認識模糊的高中生觀念清晰一些,也多了一點後續如何蒐集系所資訊的知識,就算最後這些人不一定都來念臺大,卻也幫助到其他學校的科系。若要提升學系博覽會的層次,使之有更多可能,勢必需要系所更多的投入,不過,國企系總召認為,目前學校制度並沒有很大的誘因讓同學們去做,且校方也缺乏跟高中生對話的熱忱,學校似乎將杜鵑花節視為例行公事。舉實際例子來說,資訊不夠清楚。相關公文何時寄出?網站上也幾乎沒有標明杜鵑花節事宜、提供攤位的空間實際大小。給出的東西有時沒有切合確切需求,比如院學生會的地理位置跟社團博覽會在一起,很容易被淹沒。

  另外,雖然在前面提到資訊不需要完全透明,高中生可以透過無數個聽講得到資訊,但實際上要如何高品質地走訪每一個攤位?真的可以透過各個科系互相的褒貶拼湊出清楚印象嗎?在UBike的例子裡有價格讓市場運作順利:消費者知道商品內容,願意付價格去購買商品,然而學系博覽會的價格是什麼?大學生說錯或說不好的代價並不真的嚴重——並不會直接讓高中生就此不想讀此學系,資訊不對等的問題依舊堪憂。

  學理上的完美自由市場希望政府不要介入,但當市場運作確實出現問題,「看得見的手」其實也被期待成一個可以調整、修補、幫忙的機制。學系博覽的未來以及能夠到達的高度或許有賴學校以更積極的態度協助,給予明確方向。另外,市場其中重要的主體:廠商(學系),他們的決策影響著市場的樣態,系與系之間或學院間若能開啟對話,共同討論出理想的學系博覽會,將能走向更完善。

國企系杜鵑花節負責人認為
參與學系介紹可以凝聚系上同學向心力
/國企系提供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