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1日 星期一

是天災,還是人禍?──南縣三鎮淹水的原因


洪彩瑜

  莫拉克颱風所帶來的豪雨,讓北門、學甲、麻豆浸泡在大水中三天。這個農業繁盛的區域而言,大水帶來了不僅是家園的損毀,還有經濟命脈的維續問題。「何以這次的淹水會如此嚴重?」成為當地人們議論紛紛的話題。

許多人把矛頭指向了曾文水庫洩洪。88日晚上八點多,當時學甲、北門、麻豆已經陷入了一片水鄉澤國,曾文水庫卻無預警的洩洪。學甲鎮長表示他沒有接受到洩洪的通知,也趕不及做任何事先的防備。依照目前的應變機制,理應河川局通知應變中心要開始洩洪了,再由應變中心通知各鄉鎮,各鄉鎮再通知村里長,村里長再去通知民眾面對這次的警報系統失靈,台南縣長蘇煥智認為:「應該要有一個警報系統,水庫一旦開始洩洪,只要一個按鈕就可在危險地段發出警報聲通知民眾儘早防範。」

  除了沒有事先通知,另一個更被抨擊的焦點是洩洪的時機不當。水庫管理單位河川局人員一定要等到水庫的水「到某一個高度」才願意洩洪,而不願意提早慢慢地洩洪。台南縣副縣長顏純左表示,這問題多年來一直是台南縣防災應變中心的困擾,每次問他們可以洩洪了嗎他們總是回答「還沒到規定的高度」,但是往往等到規定的高度,洩洪之水來得又快又猛,內水加外水造成曾文溪沿岸大淹水。以這次的例子來說,八八水災當天,曾文水庫洩洪,由每秒390立方公尺持續升高,凌晨更創下每秒8277立方公尺的巨量紀錄,且持續到天亮這樣的做法,在這次的豪雨中,間接造成曾文水庫的堤防倒塌。因為水庫堤防一秒鐘僅可以承受四千九百多噸的水,造成上游的堤防溢堤或潰堤。讓學甲、麻豆的淹水情形更為嚴重。

  但是水庫人員也有無奈的苦衷。曾文水庫除了供應台南地區之外,還有高雄地區的用水。這麼大的用水量,使得曾文水庫老是處於「補不滿」的狀態。而若有難得的大雨,主事者需要有多大的勇氣,冒著未來水量不夠的危險而事先洩洪呢?多年前,也曾經提出設置美濃水庫提供高雄用水,降低曾文水庫負擔,但後來因為反水庫運動而一直延宕至今。而老蕽溪的越域引水,也是為了補注曾文水庫,但現今看來又會停歇。

  “從曾文水庫洩洪和八八百億水患治理計畫來看,這次的水災恐怕不單純只是超大豪雨所造成的。”

  上游既然已經被擊潰,那麼中下游呢?

  學甲鎮台灣鯛養殖業者翁氏夫婦表示,這次淹水的原因之一是排水系統不良,學甲鎮並不是在下大雨的時候淹水,而是在雨停之後才出現淹水的嚴重災情。翁太太 說,2005年時行政院曾經因為612豪雨提出「八年八百億淹水地區水患治理計畫」,但是從去年中到今年,石材、鋼材、建材價格都上漲,和預算不符,廠商 不願意做,因此在隔年時要重編預算,然而物價上漲,惡性循環甚至連最基本的河道清淤動作都沒有。河道上充滿不可分解的垃圾,翁太太觀察到橋的涵洞被淤積而 縮小,使得水流速變慢,河底更易淤積砂石和垃圾。翁先生有點氣憤的說,如果是雨量太多導致魚塭裡的水滿出,魚兒游走,那他自認倒楣,可是水災時卻是因為河堤淤積導致河水溢過了漁塭的堤防,產業道路頓時變成了河道,無法救災。

  從曾文水庫洩洪和八年八百億淹水地區水患治理計畫來看,這次的水災恐怕不單純只是超大豪雨造成的,其背後更隱藏了亟須被探討及解決的問題。

河面上是從漁塭流出來的魚,水災後兩個禮拜仍未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