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2日 星期二

問題的根本,改變的契機──如何擁有更好的體育課程

◎政治二 謝佳榮

  「台大的體育課程究竟是出了什麼狀況?又該如何改善?」在抱怨學校讓大家選不到課的同時,上述的核心問題是現階段最該被關切的。在此,筆者嘗試為各位抽絲剝繭、提出見解。

體育老師,該文該武?

  體育課程嚴重地供需失衡,其最大的結構性因素在於:師資嚴重不足、並且缺額未補。為何無法理想地增聘師資?首先,學校增聘師資採「三級三審制」。舉例而言,台大體育室欲新聘教師,必須由體育室內部先審核應徵者,再送往共同教育中心,最後再送往校級教師評審委員會。增聘體育老師,不是體育室說了算;體育室提出的教師候選人絕大部分都在共同教育中心審議時被否決。

  共同教育中心的決策體系,實質上只是由各院系代表所組成的委員會,一般情況而言,極度難以達成共識。再者,委員們對於「體育老師」的想像,顯然與體育室大相逕庭。體育室堅守技術本位,高度要求體育老師的運動技藝(體育室中,大部分的老師擁有國手資格及水準),畢竟體育室還身負帶校隊的任務;對共教中心而言,縱使相關法規並無明訂專任體育教職必須擁有博士學位,委員們以自身的學術背景出發,仍以此作為增聘體育教師最起碼的條件,並且期待體育老師也能進行學術研究。簡單而言,他們將「體育教師」與「自己系上教授」的聘用資格視作一體,忽略了體育教師的特殊性。然而,集博士學位、研究能力和體育技藝於一身的人才少有考慮台大體育室的,他們多半會選擇體育大學、或是具備完整研究資源的體育系所。

  學生們希望大學能提供多元的體育課程,使我們能嘗試過去未曾接觸的運動項目;能提供專業的體育老師,給予那些欲求更上一層樓的同學們更多進步的養分。然而,在台大自恃「研究型大學」追求頂尖的氛圍下,理想的體育課程被犧牲了;在教職員總額的管制之下,學術單位綁架了體育室增聘專任教師的名額。

  現在,學生上不到體育課的壓力越來越大,若情況再未改善,不難預見問題將全面爆發:也許不出五年,將有超過五百、一千的大四學生,因沒修完體育課而無法如期畢業。在此,我們嘗試提出幾項紓緩問題的方案,並對其一一檢視視。


大量增聘兼任教師

  看似合理,卻窒礙難行。先不提兼任、專任的合理比例,徵聘兼任教師也是十分困難的。教育部規定兼任教師僅得教授四個鐘點,再者,台大對於增聘兼任教師也有一定的要求。如候選人必須已於技術學院、科技大學授課,否則必須提交研究論文給學校審理,通過後才可提聘,而這是個漫長的流程。另外,論文內容的要求乃限定與欲授課程相關,但是在運動的領域中,難得存在直接與「運動項目」切合的論文題目(多半可能是如「運動心理學」這類的研究主題),增聘兼任教師的資格,對於大多數體育人是有些嚴苛的。


增加暑修、寒修班

  這未嘗不是個好提議。老師、資源以及場地在寒暑假都將大量釋出,也有不少同學喜愛以暑修作為安排課程的方式。若能將學期間的課程壓力分散至寒暑假,理想上是能有效紓緩目前的窘境。也許體育室能配合暑修的上課方式(一、二周內密集上課)開設一些與學期間不同且更多元的課程(如登山)。再者,比起學期間的每周一次,有些體育項目可能更適合於一、二周內密集上課(如游泳)。暑修的缺點在於:學生必須自行負擔學分費。其實,這個成本應該是學校應該要支付的:暑修體育對於眾多學生而言已經不是額外的選項,而是不得不然的抉擇。學校本不該讓學生面臨修不到課、畢不了業的風險。


今日的大一,明日的大四

  「這次選不到,下次再選就好了。」這並不是看待體育課程的理想態度,一旦等到大三、大四才發現好多門體育課還沒上時,可能為時已晚。

  意識報將會長期地關注體育課議題,並與學生會福利部合作,向體育室以及教務處研擬解決方案。畢竟,我們才是真正在上體育課的學生,不是學校、教授,也不是體育室的老師;重點在於,作為體育課程的主體,唯有學生對上述的討論給予關心、進而發出聲音時,體育課才有改變的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