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5日 星期五

重回公演現場

◎公衛一 吳大洲




       戲劇系第十一屆畢業製作劇名為《酷刑備忘錄:論刑求為何不妥及愛它的何許人也》,比起原著劇本的英文原名"Why Torture is Wrong, and the People Who Love Them”,顯然更添表裡不一的荒誕感:縱使「語言」如此地一本正經,承載的「內容」竟會是人間失格的。就如同當天在鹿鳴堂外排隊等待入場的觀眾一樣,你準備好要進入這場「美國夢」了嗎?

 

荒謬、不可理喻之黑色喜劇 


       故事的開頭便刺激觀眾的視聽神經,像007片頭的動畫一度讓人誤以為自己坐在電影院裡,舞台佈景、服裝透露出濃濃的美國味。故事從一個早晨說起,女主角 Felicity從宿醉中醒來後,發現她竟然和男主角Zamir結婚了!Zamir不僅易怒、暴力還可能對她下藥,甚至不斷地問Felicity以後會不 會繼承他父親的財產,很快就讓人認定Zamir是一個大壞蛋。然而事情真的如我們表面所見嗎?接著登場的媽媽Luella,過度樂觀,每遇到困難便躲進自 己幻想的戲劇世界。爸爸Leonard,經歷過美國戰後最繁榮的時代,911事件發生之後,選擇用具體行動打擊恐怖分子,以實踐愛國精神,一舉一動都展現 暴力的性格,動不動就要殺人(還有可憐的小松鼠)。神父Mike與助理Hildegard兩位配角的性格很相像:天真單純、努力追求自己的目標,為這齣戲 製造了許多笑果,其中Mike被誤會成要發動恐怖攻擊,而Hildegard的想法則是被上司完全否定,多麼諷刺。
 
     此外,神來一筆地,作者還創造出旁白Voice這個角色,不只拯救了Felicity以及Zamir,讓故事的最後有個Happy Ending,其實也透過Voice更明確的傳達訊息給觀眾,凸顯劇情的荒謬性。    
     因為許多偏見、誤會最後拼湊成這樣荒唐、不可思議的劇情,內容的確不可能在現實中發生,但也就是因為每個角色的缺陷都可以投射到現實生活中,這 齣黑色喜劇才會如此的發人深省。舉例來說,沈溺於戲劇中的Luella,不免讓走進戲院的觀眾直接聯想到自己身上,為什麼會來看戲?是為了短暫的逃離現實 嗎?當遇到手足無措的困境時,我們是不是也希望像Felicity一樣得到Voice的幫助,求救於我們心中的小天使,閉上眼睛,揪出那個我們認為是始作 俑者的錯誤抉擇。一切的一切都很荒謬,但也不失真實感,發人深省。

 

舞台上的第二個故事 


       表演結束後,訪問了幾位觀眾,不少觀眾都對謝幕的畫面印象深刻,也許是最終場才能有如此感動的體驗。不管在劇裡面扮演什麼角色,回到現實中,他 們要畢業了。畢業製作是戲劇系學生四年的累積一次綻放,很多劇組成員的家人、親友都來看戲,真正的畢業典禮或許早就不那麼重要了。就如同導演說的,戲劇是 說故事的一種方式。劇裡面有一個故事,劇外也有一個故事。就在演員和幕後工作人員們一字排開,揮手道別時,圓滿落幕。

祝《酷刑備忘錄》劇組    畢業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