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7日 星期三

103-2學生自治選舉:專訪學生會會會長候選人一號陳宣竹

【103-2學生自治選舉:專訪學生會會會長候選人一號陳宣竹】
◎台大意識報

  台大學生自治聯合選舉將於5/28(四)舉行,為了讓大家在投票時有更多的參考資訊,意識報特別訪問了學生會長及研究生協會會長的候選人,希望大家可以對他們有更多的認識。本篇受訪者為學生會會會長1號候選人,陳宣竹。


第28屆學生會長候選人陳宣竹接受專訪



問:請問你參選動機與政見主軸
在參選學生會長之前,陳宣竹已在學生自治圈待了將近三年──前兩年在學生會學術部,本學年則擔任公衛學院的學代。提到參選的動機,她說,大一時學生會成立了校長遴選小組,在參與的過程當中,讓她看見學生自治的多元面向與重要性;之後參與學術部,舉辦博雅深夜食堂的過程當中,則讓她了解學生會有許多管道能夠接觸到同學的意見,也應該加深許多議題的推廣。而經過這些學生自治的參與經驗,她認為「學生自治需要各個同學的聲音」,必須加強彼此之間的串聯──這也是她在本次選舉當中,以「Open NTU」作為政見核心的主因,「校園內的公共事務,其實是能夠吸引同學來參與的。」陳宣竹表示,從空間的設計到APP的意見回饋,都需要同學們的意見,因而建立一個更開放的校園,讓學生能夠輕易的投入公共事務,是她上任之後的努力目標。

其中,在「Open Campus」的政見裡,提到未來將架設「校園-學生app」。陳宣竹表示,在這個新的App裡面,首要將加入各場地活動的資訊,並篩選掉不必要的資訊,透過場地資訊系統的改良,增設「活動是否對外開放」的欄位,並讓借用人能夠更新宣傳文案、活動資訊等。除此之外,也提供開放空間的查詢,同學如果有討論空間的需求,點開App就能知道可以去甚麼地方。另外,體育場地的資訊、工程進度的查詢,也是這個App將具備的功能。App的建置,則有三種可能的作法──首先是與相關課程的老師合作,請修課同學進行系統的開發;或是直接與計中協調,請計中進行修改;如果以上兩個方案都不可行,最終只好使用會費,或是拉贊的方式,由學生會直接負責App的開發。

問:請問若當選如何各部門的定位與規劃?
對於上任之後,各部門的定位與規劃,陳宣竹首先分享她在學術部的經驗:大一時的學術部是個「人力斷層」的部門,除了一名成員之外都是新部員,因此當時的經營理念以「培力」為主,期待能讓部員願意留在學術部內;今年的學術部的面向則更廣,舉辦的活動更為多元,也強化了與其他團體的聯繫合作。未來,她則希望能夠直接走入學生,而有更直接而緊密的對話。在其他各部的運作上,陳宣竹表示,福利部內部一向有良好的傳承,和校方近年也有較好的溝通,未來期待福利部能與學代會有更好的合作,透過學代,聽見各學院學生的不同聲音;新聞部發行的《花火時代》,考量到較多會費的支出,以及大家閱讀習慣的改變,是否要繼續採紙本方式,或許值得討論,而《花火校園》則希望能與《意識報》或是其他校園媒體進行合作;活動部這兩年舉辦的大型活動,例如:金頭腦、夜宿台大等,都提升了學生會的能見度。但她表示,學生會舉辦的活動,應該要具備獨特性(只有學生會能辦的)與開創性,也期待這些活動能夠代入與更多議題的連結。此外,她也考慮是否要重新成立「外務部」,「國際事務處舉辦的活動,主要是外籍生之間的活動,而未有與本地生有太多的交流」,舉辦相關的活動,強化外籍生與本地生的連結,將是這個部門的主要職責。

問:近日因為宿舍爭議又戴起總區與城中校區的關係,你希望如何連結總區與醫學院校區?
因為身為醫學院校區的學生,陳宣竹希望可以強化校總區和醫學院校區的連結,除了在醫學院校區舉辦具吸引力的活動,以吸引醫學院的學生,甚至是校總區的學生前往參加,除了便利醫學院校區的學生參與活動,更能讓總區學生「認識」醫學院校區。一直以來被總區科系之住宿生視為邊疆的城中宿舍,一直以來面臨舍胞流動率過高,難以經營共同宿舍想像的問題,陳宣竹則希望加強將城中校區的宿舍經營成特色宿舍,吸引有共識、願意長期留住經營宿舍的學生進住,逐步討論並取得舍胞共識後,再推動性別友善宿舍至特色宿舍中,也更能被學生所接受。


問:近年來,在許多公共議題上,各大學學生會常聯合發表聲明,表達自己的立場。學生會面對這樣的狀況,該如何凝聚同學的共識?
 若大家意見分歧,又該如何選擇立場?對此,陳宣竹表示,可能需要學術部或福利部,更深入的去了解學生們的意見;也會與學代會進行合作,希望學代們能將議題帶回到各個學院去,蒐集同學們的意見。或是考慮藉由《花火校園》、App等平台,傳達相關的資訊,解決同學對議題不認識的困境。不過,有些較為急迫的議題,是否依然能夠遵循這樣的原則?陳宣竹舉318占領立法院行動的罷課聲明為例,當時不只是自治組織,許多異議性社團也加入行動的行列,因此能納入更多同學的意見和聲音。是以她認為,若能在平常建立起與其他自治組織和社團的關係,面對這些急迫性議題時,當下也就能作出更即時的回應。當自己的意見與其他幹部不同時,她則表示,在這樣的情況下,她不會堅持強硬推行,而會尋求更深入的溝通。
問:請問如何思考學生會與其他自治組織的合作
談到與其他自治組織的關係,陳宣竹認為,學生會與學代會之間,在學生自治的框架下,不只是「施政/監督」的對立關係,而應該有更緊密的互動,例如人文大樓案,雙方即有密切的合作;至於性別友善宿舍的議題,如何更進入宿舍,則需要與生治會交流;而校務會議上,則需要跟院學生會的代表有更多意見的交換,她期待能在會議之前,彼此就各議題能有緊密的互動,而非在當場才以學生會的身分,主導學生代表們的意見,她說,「這樣的支持,並不是真正的支持」,而目前她已開始與部分系學會、院學會會長參選人有所接觸。
 
學代會在本學期推出了政黨法的草案,若能順利通過,未來學代的組成將有極大的改變。對此,陳宣竹表示,學生政黨的目的之一,是希望資深學代和新進學代之間,在議題推動上能有更好的傳承與交接,而能有更高強度的討論,以學生會的立場來看,當然是樂觀其成。不過,實務上,是否真的能夠落實,她則抱持比較保留的態度。

問:適逢明年台大的五年五百億補助計畫即將到期,社團經費也將大幅縮減。學生會如何看待校園社團的將面臨的問題?
  近幾年學生社團面臨活動補助款緊縮的問題,而且社團間缺乏彼此溝通、串連向校方表達意見的平台。面對各自為政的社團現狀,陳宣竹希望透過即將開發的app增強社團間的活動訊息的開放流通,也希望廣泛蒐集社團的意見,討論未來社團經費的分配辦法,並和校方爭取更多經費或者場地資源,「畢竟學校分給社團的經費正在逐年減少,就算不能夠為社團爭取更多,至少要保護現有的這一塊,讓社團得以維持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