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8日 星期一

「誰」要交系學會費?

「誰」要交系學會費?

◎戴紹恩、吳睿恩、陳磬揚、蔡亦凡

《我交系學會費!》 園藝系轉系生:P同學

  原本的系所是分年收取會費,系學會也不會強迫所有人要繳交,而是透過詢問的方式,確認大家要不要繳費用。轉系到園藝系後,系學會透過班代向我提醒應繳交系學會費,但我當時並沒有立即繳交。後來陸續要求我要繳交會費,而我當時有詢問:「園藝系都是一次繳嗎?我不能分學期或分年繳嗎?」,但得到的回應是「我們都是一次繳清的」。雖然有點疑慮,但最後我還是繳了三年的系學會費。  剛轉系初期,其實跟系上的同學不是很熟,但是大四時跟系上變熟之後,才得知原來「系學會費是可以不用繳的!」當我事後得知不一定要繳費的消息,會覺得當時系學會迴避了「需不需要繳費」的問題。作為一個有繳費的學生,我會希望能夠得到全面的資訊,「我到底需不需要繳交」,或者「繳費與否的差別是什麼」。轉系造成我並不了解園藝系的運作,當然我也有查證的義務,但是作為收費者的系學會應該要避免「收費資訊不對等」的情形。  我覺得既然繳交了系學會費,就應該是要能夠「買到權利」,並且是落實使用者付費,才是比較合理的。系學會不能因為大一新生或是轉系生的資訊不對等,就有點「半強迫地」收費,應該是要讓每個人都全面地了解繳費的目的以及選擇性,而不是用「賴皮」就能拒繳會費,因為這本來就是可以自由決定要不要繳的,不應該讓學生在繳費後才覺得「上當」或是「後悔」!

《我交系學會費!》 政治系學生:Q同學

  系學會是在小迎新的時候,說明會費用途並向大家收費。會費和宿營費一起收,若有參加宿營可以少交會費。小迎新的氣氛會讓人傾向參加宿營,且只要參加宿營,就會不好意思不一起繳系學會費。不過我當時沒參加宿營,也沒繳系學會費。
  我不想交繳交會費大概有三個理由,其一是系學會辦的活動跟我的文化氣息不太合;其二是我可以透過其他方式培養人際關係,未必一定要透過活動;其三是從單純就金錢上,繳錢並不划算。若我真能賺回系學會費,那系學會豈不要賠錢了?既然系學會不會賠錢、我不會賺,那我何必交呢?更何況我交與否,與系學會實質運作並無關聯──當多數人都願意繳費,我交的錢也只是九牛一毛。
  以高中的「班聯會」來打比方,班聯會所做的事情以及影響力其實是跟高中生相對緊密,但系學會就沒那麼與學生密切相關。且「每個人都要繳錢」背後意味著系學會生產的服務是有利所有人的公共財。若要達成這樣的目的,系學會得是個大政府,還得具備對校務更廣泛而實質的影響力。但目前學生自治空具架構而無實質權力,系學會轉向辦理各種活動,但那些活動並非符合所有人的偏好。從這樣的角度來說,不強迫大家交錢是相當合理的。理想上,系學會應有更高的公共性,比如爭取更多公共建設,而不是只停留在辦理華麗活動。

《我交系學會費!》 法律系大一學生:K同學

  記得是在大迎新的時候,系學會的學長姐提到要繳系學會費,然後有繳的話未來參加活動不需要再付費。我在繳了之後才知道不用繳,會認為說這樣其實是在打「模糊仗」,當時如果我知道可以不用繳,我應該是不會繳交的。但是等我參加系學會後,我反而改觀認為「應該要繳」,因為這些活動真的都需要經費才能運作。  關於「B03屆是重新開始收費這屆」,我事先完全不知道這件事情。如果系學會在運作上是籌辦全系的活動,它將經費收入轉嫁到任何一個年級身上當然是不公平;但是我想一想,可能也必須要兼顧到大二以上的學長姐的想法,因為他們入學時可能根本也沒有預期到「要繳會費」這件事情。所以最好的做法應該是,如果系學會要重新開始收費,就應該在公告時講清楚,從某一屆起都要收會費,這樣才合理。  「一次繳清的會費」,我想這應該是可以讓系學會在運用經費上比較有彈性,因為如果按活動收,主辦很難去預期到底能夠收到多少錢進來。因此這樣一筆錢,可以作為母基金去運用,而隨著盈虧去調整之後的活動預算。然後對於「已經繳費的同學」,如果你之後不參加活動,當然是自己的損失。但是目前系學會的經費,其實並不夠公開。像是班代,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民意代表,也許能夠扮演學代會這樣監督預算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