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8日 星期一

不再孤立無援的賃居生──現有協助資源與展望

不再孤立無援的賃居生 ── 現有協助資源與展望

◎馬琬淳  張禎晏

租屋中的關係:房東與房客

  房東和房客的關係,從一張契約開始。房東做為屋主,自然對屋況、周遭環境較為熟悉,且對房子擁有實質的管理和影響力。簽訂契約時,若房東沒有確實告知所有資訊,學生容易陷入資訊不平等的窘境。加上學生常常不太了解租屋契約,導致後續發生糾紛時,契約中規定的處理方式大多對學生方不利。由於契約本質上的缺陷,白紙黑字本就無法涵蓋所有的情況。但通常更嚴重是,房東不遵守契約裡的既定規定。例如:曾保證會替該套房加裝洗衣機,卻遲遲不處理;房間整面牆都是壁癌,結果房東拖了兩個月仍未處理好;房東原本說要包水電,但是住進去之後卻與學生要求電費補貼。面對這些情形,學生們往往選擇忍氣吞聲,避免和房東衝突。不出聲的背後藏著是學生不敢得罪房東,害怕最後無屋可住的心理,雖然可依契約向房東提出要求,但如房東沒有或拒絕回應,學生也不敢隨意更進一步的行動。
  另一方面,房屋出租給學生後,學生在房子裡享有個人的私密空間,房東不應任意闖入。住處理應是個人的隱私空間,但在租屋的狀況中,房子不僅是學生的住處,也是房東所有。因此部分房東會認為整棟房子仍由自己管控,而隨意進入學生房間,侵犯學生的隱私。例如:學生參加學運15天,房東竟闖屋打包 [1];房東突然說要出售房子,每周帶人進入家中看房 [2]。除此之外,也有發生房東的舉止令學生感到不適的情形,例如房東到房門口收取房租時,眼睛盯著女學生的胸部。
  而在生活上的互動,部分學生與房東同住一個屋簷下時,不免會有生活習慣、價值觀和想法上的差異,但彼此之間的關係就像室友一樣,即使雙方習慣不同,也能透過彼此尊重,和睦相處。不過相較與「同學同住」,學生會比較不好意思、不方便帶同學回家,也會擔心打擾到房東與家人間的相處。與房東不同住時,學生對自己生活上的主導性比較強,與房東之間的互動也因為見面不頻繁而顯得較少,但除了平時收租和有問題時的聯絡外,也有房東會在逢年過節時送禮,例如中秋節送月餅,令學生備感溫馨。
  學生與房東間關係的好壞,會因為上述種種原因受到影響,如果房東對學生的態度敷衍不善,或學生處理的方式不佳,彼此可能就會形同陌路甚至對簿公堂。但也有學生與房東的感情很好,崔媽媽基金會的社會發展處居住扶助部主任馮麗芳表示,有學生出國念書,還不忘寄母親節卡片給房東,關心房東的生活。一個租屋關係,道盡了人與人間的相處情懷。


被學生忽略的求助管道
  
  從茫茫房市中找房、看房、簽約,至租約到期之前,賃居生在流動、不安定的與房東的關係中,常常是獨自嘗試摸索,卻忽略了其實無論是校園內的行政處室,或是校外的組織團體,他們都有提供租屋相關的資訊與協助。

        近年來,台大住宿組會於暑假期間籌組「租屋小組」,與學校附近的房東接洽並實地訪查屋況,並在新學年開始期間,將經過篩選的資訊公布在「租屋資訊平台」上,供欲在外租屋的學生瀏覽參考。不過,住宿組竇松林主任提到,這個平台僅在新學年初開放三個月,時間過後想要在外找房的學生只能自行尋求校園外的管道。

  除了校內住宿組的資訊平台,還可以選擇長期關注租屋環境的崔媽媽基金會。崔媽媽基金會於25年前的「無殼蝸牛」社會運動後成立,多年來致力於建立友善的租屋市場與環境,並協助滿足社會弱勢在居住上的需求。除了蒐集各地房屋的出租資訊提供給大眾之外,有別於一般坊間的租屋網站,崔媽媽基金會要求房東主動提供房屋及土地所有權狀、房屋稅稅單等證明文件,較繁縟的審查機制讓大部分的房東寧可尋求免認證的一般租屋網站刊登,使得平台規模明顯小於租屋網站業者,卻也使得崔媽媽基金會平台上的資訊更可靠,降低了房客向二房東承租等日後發生法律糾紛的可能。在學生普遍較不熟悉的租屋法律問題上,崔媽媽基金會也有志工律師提供免費的諮詢,包括簽約之前協助檢視契約內容,以及住房過程糾紛的調解

  但是,高安全性的保障需要更多人力維持,原已人力吃緊的非營利組織只能犧牲平台的資訊更新速度,「房東來我們的平台刊登,等一個星期後我們審查結束後,他Po在其他平台早就租出去啦!」道盡了崔媽媽基金會面對低迷的賣家刊登率,只能無奈堅持向前。相較於僅於特定期間開放的住宿組平台,崔媽媽基金會提供的平台雖然全年無休,但兩平台皆無建立回報機制,即住宿組及崔媽媽基金會無法得知刊登在平台上房屋的交易進度,可能發生房客依循網站資訊去電詢問時,才被告知房屋早已簽約,平台上的資訊已過期。

  除了有住宿組提供房屋資訊及崔媽媽基金會的法律諮詢協助之外,軍訓室也提供校外訪視服務。自從2000年發生兩名文化大學學生於租屋處發生火災,因消防措施不足不及逃生被燒死的憾事後 [註3],教育部要求各大學將賃居生住處居家安全列入校方行政業務範圍,台大校方才開始正視賃居生的問題,由軍訓室負責相關業務。不同於國高中的教官室對賃居生的控管,對於多已成年且具獨立自主能力的大學生或碩博士生,校方對租屋安全的監督和介入程度變得格外敏感,台大軍訓室目前負責相關業務的王潤身幹事面對此一問題,強調因為目前台大的賃居生組成多為研究所學生,甚至許多已組成家庭,學校採取主動宣傳相關服務資訊和協助管道予學生,例如新生書院的講座宣導或以email推播租屋安全宣導,而學生可評估自身意願及需要決定是否接受校方協助,只有在學生同意給予租屋處資訊的情況下,校方才會進行後續的訪問(電話訪問或實地訪問)和租屋處消防安全評核。
台大以外的租屋協助
  在學生租屋協助上,台大雖已存在不少租屋相關資源供,但學生似乎未得到明顯的幫助。在此以租屋政策推行較久的東吳大學作參考,期能帶來一些啟發。

  東吳曾與其他幾所學校共同成立「台北市北區大學生租屋合作組織,目的是希望整合學區高度重疊的各校行政資源以避免浪費。然而,由於人手青黃不接,各個學校的人力配置和目標不同,導致這個組織現在已經沒落。馮麗芳感嘆的同時,提到另ㄧ成功的例子──靜宜大學和弘光科技大學的合作,兩所學校共同成立大沙鹿學生租屋生活網 [註4],在做居家安全評核的時候也會連絡消防員和警察共同來做,是很成功的合作模式。

  「台北市北區大學生租屋合作組織」現已停擺,但東吳大學仍然以個別學校的身分,提供學生許多協助,譬如在幫助學生挑選適宜居住的房子時,東吳做了層層把關,要求新合作房東需簽訂切結書,合作房東不得以頂樓加蓋、地下室、木板隔間等房間出租給學生,必須使用東吳大學出版的租賃契約書與同學訂約等,東吳大學之外宿業務承辦同仁、訪視工讀生,也會實地至房東租賃處進行覆查,如果發現與切結事項不符者予以限期改善並重新審查,未通過審查者即終止合作關係,並自租屋訊息平台下架。另外東吳大學於提供租屋資訊方面,網路與書面雙管齊下,建立「租賃房屋資訊查詢系統」和定期出版「租屋雙週報」,學生只要在查詢系統輸入租金、居住區域等條件,即可查詢與學校合作的房東最新租屋資訊,並檢視房屋照片、訪視紀錄表等資料;雙周報也在學期中固定印製出版。[註5] 相較於台大租屋資訊平台僅開放特定期間,無法符合學期中臨時找房學生的需要,東吳大學的線上平台和紙本發行全年無休,隨時隨地都可以滿足學生租屋情報的需求。
  台大相關服務除了不夠完善、普及,以及行政人力不足之外,缺乏有效的宣導使大多數學生不知何處尋求協助,各項業務低使用率,更是導致當前制度無法擴大、造服更多學生的主因。在眾寄居蟹學生仍獨力奔走於待租套房之間看屋的今日,期待相關機構持續發展更全面的協助與宣導,學生也能主動尋求租屋知識,共造ㄧ個安全、友善的租屋環境。
      


---

[1] 女參加學運15天,房東竟闖屋打包 ,蘋果日報



[3] 兩文化大學學生火災被燒死,中時晚報


[5] 暑假改採專冊方式發行「租屋即時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