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7日 星期三

103-2學生自治選舉:專訪研究生協會會長候選人一號于閔如

◎台大意識報


  台大學生自治聯合選舉將於5/28(四)舉行,為了讓大家在投票時有更多的參考資訊,意識報特別訪問了學生會長及研究生協會會長的候選人,希望大家可以對他們有更多的認識。本篇受訪者為研究生協會會長1號候選人,于閔如。

(以下本社記者簡稱意,于閔如簡稱于。)



意:請閔如先簡介你的學生自治經歷和參選動機。
于:我大學是念東華大學,開始接觸學生自治是在大二。我大學雖然是念歷史系,但是我對社會科學很有興趣,就想要修社會及公共行政學系的課。我想修該系的「法學基礎」科目時被擋修,但是不知道被擋修因為系辦沒通知,就跑到了另一個校區上課。我那時候也是血氣方剛就找上學校,還揚言開記者會。後來教務長就接見我,卻沒有具體的解決方法。最後我那次莽撞的舉動也沒有成功,但學校也有因此漸漸地開始改進,最後有修到我想要的課。可是我之後就開始思考,是不是有更完美的方式能達到我的訴求,又能得到學校體制的改變?後來我才知道在這方面,學生自治領域有這樣的功能,於是踏入了學生自治。

  我在大三就擔任學生議員(推舉方式是各系推選出系代表),大四擔任學生議會議長。我在擔任學生議員和學生議長時,就努力於學生自治的落實和推廣。東華學生自治相關的條文發展的其實不夠完全,因此當時我和現在政大研究生協會準總幹事徐子為同學,就合作推動「東華民主大憲章」,這其實是學台大的「台大民主大憲章」,落實學生自治和規範學校與學生的權利義務關係。但是到學務會議的階段就結束了,因為那時候我們準備要畢業了,所以學校就擱置掉,也是我覺得比較可惜的地方。

  因為大學就對學生自治有興趣,也認識後來考上台大的東華學長,他也是研協第4546屆的幹部,所以就介紹我認識現任會長周芷瑄,因此我大約去年6月就決定加入研協。我目前是福利部副部長,主要是跑福利部的業務,還有公共事務月的活動舉辦;也擔任學生申訴評議委員會和學生事務規章的代表委員;以及陳文成廣場在命名前與學代和學生會間的聯絡人。

  我會出來選主要就是她還有一些未完成的措施,包含勞動權益調查、性別友善宿舍和性別議題、和陳文成事件後續的立稿和徵稿,這些東西都需要延續下去。也考慮到我自己的規劃,因為社會科學的研究所一般都是要念三年,我明年也只有碩二,因此考量過後認為明年可以花一年的時間付出在學生自治上。
意:上任後,在各項議題上要如何與學生會、學代會、各院學生會等自治組織合作?像陳文成廣場的立牌這些議題,具體的合作方式是什麼?
于:台大的學生自治某種程度分成三部分:學生會、學代會和研協,三者及各院學生會在學校的會議都有當然代表位置。但是所有學生代表加起來在會議中的代表大約佔九分之一,代表九分之八都是校方和老師代表。所以要推動一些議題的通過,就需要和所有學生代表合作,畢竟許多議題還是尊崇民主原則,就是投票,如果跑票當然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我在這一年因為參與學生自治,包括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的立牌。像是前文學院院長林茂山老師是二二八事件的受害者,他過世的日子大約在台大的杜鵑花節前一週,所以有老師曾提過我們可以建議學校在杜鵑花節前辦紀念活動。還有如性別友善宿舍、性別友善廁所這些比較重大的議題,或是研究生較難排到學校宿舍和BOT宿舍的問題,都需要和學生會、學代會共同合作。

  最具體的例子就是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就是因為三方合作,加上我們開了很多會前會事先溝通,把校務會議的老師名單列出來,負責去遊說,才有辦法讓命名案通過。所以像是校園轉型正義、性別議題以及勞動權益的議題,這三個議題就是我上任後會積極去做的,也是現在研協一直在做的事情。
意:您的政見提到,希望開放校內會議學生委員遴選,不曉得具體內容是什麼?像校務會議是所有學生都能入內旁聽,那開放學生委員參與有無實益?
于:其實學校開放給學生委員參與的會議,大大小小總共有76個委員會。但是研究生很忙,研協更一直以來有人力不足的問題,像這屆有10個幹部,加會長11個人,其實難以負責76個委員會。但是這些又是和學生很相關、很重要的議題,所以我所謂的「開放各委員會學生委員參與」,其實即改採研究生協會提名,而非會長為當然代表的參與。

  我會在福利部之下設立公共事務委員會,也就是在我的政見提到的lab talking,這也是理工的研究生給我的意見。我在探訪各研究室時,他們生活其實很悶,他們也認為研協在重大議題之外,應該也要關心研究生身邊的事情。比如說也有人和我反映活大食物很難吃;或是活大為什麼十點就關了,他們做完實驗沒時間吃飯;或是停車標示不明顯,很容易就被拖吊;或是因人社科系的研究生需要閱讀大量文獻,圖書資源利用上的問題也很重要。這些其實都有相關的委員會,但是會長不可能每個都去開,可是這些議題又很重要。我自己覺得要關心校園公共事務,要先從關心自己身邊的事情開始。所以我才會希望可以開放學校的各委員會學生委員參與,就不會是以會長為當然代表,像學生申訴評議委員會,或是事務規章,這些比較次級的委員會,就會開放給願意關注的學生。未來也會在PTT和粉絲專頁公布,先在這些議題上取得共識,再遴選代表,而遴選代表的方式就是透過lab talking,從中去選出對該議題有興趣的同學。

  我的上任時間是8/1,因此也會透過暑假期間找學生委員,一方面也是配合學校提學生代表的時程,另一方面也是研究生比較有空參與的時間。這樣也可以建立所和所之間的聯繫與交流,透過所學會長認識比較有意願參與公共事務的研究生。公共事務委員會也不會是一個常設性的組織,因為各委員會開會的次數不會很多,但是卻可以透過學生委員的參與,讓學校了解他們所不知道的事情。我不敢保證我的任期內一定會通過哪些事情,但是我想要透過這種方式,讓研究生的心聲被學校知道。
意:研協與學生委員的意見要如何整合?學生委員可以代表研協的意見嗎?
于:這也是這屆研協碰到比較大的問題,很多lab的同學也擔心學生委員無法代表我們的意見。因為研協確實是有能見度不夠、代表性不足的問題。能見度的問題要透過推廣,這也是我為何想要舉辦lab talking的原因。也會藉由lab talking了解研究生的需求。目前台大研究生的數量大約有一萬四千多位,我不可能在這一年內探訪所有研究生,但是我的期待是能在這一年內讓更多研究生知道研究生協會到底能夠做什麼?研協到底能幫研究生什麼?真的可以做到這樣的期待,研協就算成功了。


意:政見發表會上,您有提到目前已經修法完成,將來研究生協會就會有法源依據可以收會費。請問目前的進度如何?未來還需要推動什麼以讓研協能開始收會費?
于:研協法規的修法其實也是才剛通過,5月初。我們也有在粉專和研協的網站公布,只是可能能見度不高,沒有那麼多人關注,所以也想透過意識報向所有研究生說,我們已經修法完成,許多研協法規有bug的部分也被我們修掉。像是研代的當選門檻,還有研代會和研究生協會目前的關係,新的條文都做了解釋。

  以我這一年在研協的經歷看,研協一年的花費大概是4050萬左右,但學校一年只給研協30萬,所以剩下的其實是會長要去自己募款。但募款畢竟不是一個長遠之計,以前不敢收會費的原因也是因為沒有研代會來監督,研協的法規也不夠健全。一旦開始收會費,以學生會的繳費比例,大概是四分之一左右會繳費,那以一萬四千多個人來說,樂觀估計約有3000個人會繳會費,也因為學校還是會給我們一點錢,所以我們也不求多,每人收100元。等研協能見度更高,以後的會長想要怎麼收會費,或是要調整收費,都是可以再討論的。我希望如果我上任之後,可以立刻召開研代大會,等到通過了之後,我們就立刻去跟學校爭取收費。希望是可以趕在今年的繳費單上,一起收研協會費。

  會定100元是因為這樣的價格大家可能比較願意繳費,另外也考量研協一年大約的支出,大概也是50萬左右。那學校明年給我們的經費會減少,大約剩15~20萬左右,加上我們如果能夠收到大約30萬,那就50萬,加上如果募款能力夠,募個5~10萬,大概就能平衡這一年研協想要的活動花費。

  未來會費則會應用在講座、迎新活動、社交活動,和畢業季的職涯講座。職涯講座對於研究生來說很重要,因為研究生最重要的就是畢業之後要就業,社交活動則是因為許多研究生都關在lab裡面,需要有一些社交活動促進彼此的交流,未來或許也能因此成為事業夥伴。
意:關於助理勞動權益的爭取,研協和工會將來會如何分工與合作?
于:在我決定參選後,也有向工會秘書長佳玉討論勞動權益的問題。在兩者的關係上,我會定調研協為協力者。因為工會比較是體制外的組織,而研協在很多會議上還是當然代表,所以我們比較算體制內,但一個目標的達成,一定是需要體制外和體制內的配合。我自己也是台大工會的會員,而目前這一屆研協和工會的合作是沒有障礙的,和工會的幹部彼此也認識,合作上應該會延續今年的角色與合作。配合lab talking的政見,一方面可以了解同學對公共事務的想法,另一方面也可以了解各lab的勞動狀況,綜合大家的意見。


意:那想請問你很看重的政見lab talking,具體的作法是什麼?
于:我會詢問所學會,可不可以介紹幾個人讓我做深度訪談,而目前我計畫是一個月探訪3~4次,也就是一周大約一次,這一次就是花兩小時探訪2~3lab,去了解研究生認為有那些重要的議題,是研協可以關注的。我到時候也會拜託我的幹部幫我記錄這些探訪的意見,甚至可以拉到我的公共事務委員會,而有機會表達自己的意見。去年也因為學運後的公民覺醒,而有許多理工研究生加入研協,所以透過他們帶我參訪很多lab,也聽到很多他們的心聲。
意:未來這一年研協可能的組織架構會是什麼?
于:未來會有秘書處、公共事務部、福利部、文宣部、公共關係部。公共關係部會是新設的,在與其他學校交流,或是發聯合聲明,以及處理與學校相關的事務上,公共關係部都會是很重要的部門。另外還會有財務部,因為在未來研代會組成後來監督我們,甚至是開始收會費之後,財務報表需要公開透明。公共事務部的部分,因應明年的總統選舉,這個部門相當重要。未來也會舉辦公共事務月,激起同學的討論。不確定的是會不會設副會長的職位,未來如果找到合適的人選,副會長可以代替會長出席部分重要的會議,或是參與一些重要議題的表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