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8日 星期一

租屋叢林,何處是窩?──談台大周邊租屋生態


租屋叢林,何處是窩?──談台大周邊租屋生態
◎詹淑評 陳亭瑄

台大周邊的租金生態

  以下首先從相關的Ptt版(Rent_taoRent_yaRent_apartNTU GoodLife等)上統計出學生最常租賃的範圍,依次是公館師大、信義區六張犁、文山區萬隆、中永和、新店等,再從「591房屋交易網」上20153月刊登的出租資料,分別設定不同條件整理出如下三圖。
(圖一:雅房)
學生租賃房屋主要可以分為三種型態:雅房、分租套房、分租公寓。在雅房部分,五區的雅房平均坪數是五坪,故以下資料皆由五坪所需支付的租金來表示,公館師大與六張犁行情相近,並列第一、二,文山萬隆與中永和則以些微的差距分居三、四,新店則最低價。
  
(圖二:分租套房) 在分租套房部分,套房平均坪數是六坪,公館師大以超過一萬元的高價位居第一,六張犁、文山萬隆則分居第二、三,中永和與新店則僅差距一百元以內,分別是第四、五。整體來說排名次序與雅房相去不遠。

(圖三:分租公寓) 在分租公寓部分,則是以公寓租金除以房間數,表示每人需要支付的租金。依租金高低分別是公館師大、信義六張犁、文山萬隆、中永和與新店。和分租套房、雅房相比,分租公寓的租金整體來說較高,但在中永和、新店分租公寓卻比租套房來得便宜。




租金所形塑的困境

  崔媽媽基金會居住扶助部的馮麗芳主任認為,以校園周邊而言,台大雖不比文化大學周邊(陽明山)的租金貴,但已算是偏高,在公館附近租間雅房就要五六千元,套房更要萬元左右,採光格局通常也不會太好。在公館台大、師大與世新學生皆有住房需求,大量學生也帶動了商圈的繁榮,再加上此處身兼捷運與公車的交通節點,多種因素環環相扣,租屋行情便掉不下來。雖說台大有不少學生來自中上階級家庭,經濟困難者也能優先入住宿舍而不需租屋,此般租金對大多學生仍是負擔不輕。
  為了避開公館的高租價,學生常會多過一個新店溪,往中永和一帶找住處,然而狀況好又價格合理的房子供不應求,有的人只好(或在不知情下)住進違章建築。違建包含頂樓加蓋、佔據防火巷等建物,此類房屋常常通風和隔音都差,也影響整棟樓的承重結構和消防安全,去年(2014)在淡水便有學生在違隔房屋的火災中送命 [1]
  若拉到整個北市政策的尺度談租屋,馮麗芳提到,日前柯文哲下令「速拆違建」時,便對一些學生造成影響:來不及找新房子,學校宿舍也沒有空位,頓時無處可去;或是必須和房東提前解約,但房東不還錢,也不願為隱匿違建事實做出賠償,衍生許多糾紛。另一方面,大拆違建也湧生許多弱勢居住者的安置問題 [2]。柯市府拆除違建確實有其公共利益的考量,但背後的複雜議題,則非其一貫的「效率」作風所能兼顧。
  至於柯文哲的另一項政策「社會住宅」,是否可能緩解學生租屋的困境?目前釋出的社會住宅主要針對年輕雙薪家庭,不論房型或價格皆不符合學生的需求,且學生多半設籍於父母戶下,也不符合「列為同戶籍人口數之直系親屬及其配偶均無自有住宅」的申請資格。[3] [4]現階段提供的社會住宅,光要滿足社會上的經濟弱勢家庭都嫌不夠,而學生大多有父母的經濟支持,且有入住宿舍的機會,目前便不在政策主要的考量範圍內。

租屋中的族群與性別

  在族群方面,台大不論學位生或交換生皆受到優先住宿的保障,不用自己租房子,所以台大學生較少親身經歷租屋市場中的族群歧視。事實上歧視明顯存在──馮麗芳表示,常有房東要求「外藉人士限白種人」,認定東南亞人士文化素質差、黑人有暴力傾向,許多因故須出外租屋的新移民便因此處處碰壁,這也是崔媽媽服務的主要對象之一。
  租屋中的性別議題,則和台大學生有更切身的關聯。許多男同學都有好不容易找到中意的房子,卻發現是「限女性」的經驗,大多房東相信女生比較安靜、愛乾淨,使得男性的找房過程更加漫長。而少數「限男性」的房子,常常就是缺乏管理、簡陋粗糙甚至頂樓加蓋者,整個租屋市場隱隱存在「限女性>無限制>限男性」的屋況漸層。有人會說,男生對居住環境的要求本來就沒有女生高,只要有個地方睡就好,但這並非通用於所有人的事實,也不足以將選擇機會的不平等合理化。 
  隔離兩性居住空間的背後,常是視女性為需保護者、而男性為潛在加害者的思維。許多房東規定「不准帶伴侶回來」,除了考量多出的水電費用,也是認為女生帶男生回來,便構成其他女房客的某種危險,於是對於希望帶伴侶回來過夜的學生而言,在外租屋雖比校內宿舍有更多容許空間,但仍然有限。而這樣單以生理性別作出的劃分,有時也讓跨性別者陷入「和同性同住也不是,與異性同住也不被接受」的尷尬處境。有些學生便是因為宿舍以生理性別分類,不適應同性環境才出外租屋,但在外面仍可能遭遇這樣的框架。
  但實際上,對不少女性來說,旁邊有住男性就是會不安心,男性也可能因為有其他異性而住的不自在;加上外面不像宿舍是相對受到看顧的環境,確實危險性較高,也讓人較難敞開心胸。呼應意識報076刊中有關「性別友善宿舍」的評論 [註5],「性別友善」並非全盤否定單一性別房屋存在的必要性,只是期盼有更多性別友善的租屋空間能開放,使各式各樣的人都能有安身之所。




[1] 崔媽媽基金會租屋新聞蒐集 《租屋違隔八間 港生枉死火窟》

[2] 由於違建租金便宜、限制寬鬆,容納著許多被正常租屋市場所排擠的人,如低收入戶、東南亞族群、有寵物或有菸酒習慣者、男性與跨性別者。參考劉美妤〈頂加,違建,與蝸居其中的人〉



[4]台大有部分研究生已經結婚生子,此段敘述乃針對未成家的學生而言。

[5]宿舍「住」「異」:探性別友善宿舍之可行與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