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7日 星期五

澎湖未來洗八豆

文/李俊達


早在 1994年,澎湖地方就有了設立博弈特區的聲音出現,至今許多地方人士仍不斷地爭取,甚至到了去年總統選舉時期,馬英九政府也將離島設置賭場列為其「愛台十二建設」的政見之一。在多年的爭議未果之後,立法院終於在今年一月,通過了離島建設條例修正案中的「博弈條款」,將離島地區博弈除罪化。該條款使離島地區在透過地方政府辦理公民投票,只要有效投票超過二分之一的同意,就得以向中央申請設置觀光賭場,惟該賭場必須附屬在國際觀光度假區內。

長期以來,倡議在澎湖設立賭場的理由都是經濟發展,認為賭場能夠吸引人潮,帶動當地觀光與經濟發展。在經濟建設委員會的相關報告中,也認為離島地區遊憩品質低落及基礎建設不足,藉由博弈特區的設立,能夠將國際的資金帶進離島地區,吸引國際觀光客,提昇離島觀光的品質。對於澎湖在地的倡議者而言,這也是解決地方缺乏資源與建設,觀光發展。這樣以經濟發展為訴求的說法,也獲得大部分在地民眾與業者的支持。對於中央而言,在離島設立博弈特區,可以發展經濟,同時也以地理上的隔離效果,來減低對青少年及社會治安等衝擊。

此條例通過之後,許多人士以道德為由反對博弈特區的設立。同時,也有許多的團體與在地人士則是同樣以地方發展為由,表達了反對意見。他們認為澎湖有許多的發展可能,像是更進一步發展澎湖具有生態資源的特色,發展生態觀光,未必需要採取設立博弈特區的方式來發展。

「我要賭博就直接從台北飛到澳門跟拉斯維加斯就好啦,到澎湖做什麼啊?」引述朋友說法的澎湖縣反賭場聯盟藍紫芸認為,如果澎湖要藉由賭場來發展,就必須要面對與亞洲鄰近地區的競爭。發展博弈業一百多年的澳門,不僅具有包括全世界最大的賭場在內的十餘間賭場,也具有相當詳盡的法規條例來加以管制。新興的新加坡,預計今年將開放兩座賭場度假村,擁有米高梅等十九份的賭場承包計劃書,具有豐厚的國際資金投注。在這兩個地方之外,已經或預計要開放賭博合法化的亞洲國家,還有韓國、馬來西亞、菲律賓、柬埔寨、緬甸。

澎湖如果要興建賭場,又要怎麼與這些對手競爭?首先,在交通方面,一個國外的觀光客要到澎湖賭博,還必須先飛到桃園國際機場,再想辦法轉機到澎湖,可能還得要再轉船才能抵達;對於國內的旅客而言,只需要比飛到澎湖多花一點時間,就能夠抵達澳門;再加上澎湖島間的交通時程,澎湖在交通上具有相當的劣勢。再者,假使真的具有大量的旅客到了澎湖,是否能夠有足夠的水電、廢棄物處理等基礎建設來因應也是一個重要的問題。但是更重要的是,國際間資金為什麼要投資澎湖,在澎湖興建一個具規模、能與澳門、新加坡、韓國競爭的賭場?目前在澳門與新加坡都有著鉅額投資的金沙集團,已經放棄了在澎湖投資賭場的計畫(該集團主席認為設立在台灣本島的主要縣市才比較具有投資吸引力)。澳門賭王何鴻燊也不認為澎湖能夠對於澳門產生競爭壓力。換句話說,這些投資者都不覺得澎湖具有發展賭場的潛力。

那麼博弈特區到底能為澎湖帶來怎麼樣的經濟發展呢?經建會在報告中的評估是一年能夠吸引到500萬人次,博弈的總收入為500億元,觀光相關產業總收入也有500億元。藍紫芸舉出幾個數據來質疑這樣的說法:台灣本島一年800萬人次遊客,澎湖則是50萬人次;她質疑經建會所提出的評估是依據什麼而來,單憑賭場,又要怎麼能夠吸引比目前多了十倍的遊客?並且發展觀光要考量的並非單純的人次數,而是人會不會回流,會停留多久;如果到澎湖跟到峇里島、澳門的交通費用差不了太多,為什麼想要觀光客要來澎湖而不是選擇其他地區的賭場?這些都是政府必須進一步去考量的。

整個澎湖設立博弈特區的計畫,預計在六月進行公投,但是目前詳細的規劃、地點、相關的配套措施都沒有出爐,藍紫芸質疑如此急促進行公投的背後動機為何,為什麼不等到有了一整套完善的規劃措施之後再進行公投。另外一方面,這樣的規劃反映了澎湖縣府的執行、管理能力,她認為這樣的能力無法讓博弈特區的設立帶來當地居民的利益。

在資源相對弱勢的地區,地方發展常常與建設案綁在一起(與地方派系、廠商的關係當然也密不可分),但是這樣的建設案常常是與地方的需求與條件脫節的。然而,在長期缺乏資源與建設的狀況下,任何的大型建設案或投資,都很容易吸引當地居民的支持。於是在民意對於發展的渴求之下,特別是在政策資訊不透明的狀況下,一個可能還具有爭議與問題的建設案,很容易由地方政府的推動與大多數民意的支持下,成為地方唯一的政策導向,蘇花高速公路是一個典型例子。澎湖博弈特區的設立,也出現了同樣的情況:在詳細的規劃出現之前就要民眾做選擇,政府給予的資訊則是一面倒地往支持設立博弈特區傾斜,就像是灌鉛的骰子一般;不論通過之後結果如何,也都得要民眾自行承擔:六月公投,下好離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