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7日 星期五

評鑑需要的是反省,不是排名

文/意識社論  (本文刊載於意識報第二十期)


最近的校園不太平靜。大一女豪享來餐廳被承包商(昇香有限公司)提前終止合約,引發1400多位同學連署抗議。由於昇香有限公司也在大一女販賣蓋飯或麵,有球員兼裁判的嫌疑。在3/26、27,還分別有同學至大一女舉牌抗議,要求拒吃蓋飯。

豪享來事件剛過,又發生男十三舍社胞被強迫搬遷事件。因為學校爭取到國家理論中心、粱次震宇宙學中心(LeCospa)進駐台大,於是在未經校規小組以及住宿生同意下,要求男十三舍社胞暑假過後強制搬離。社胞與學務長協商,最後不歡而散。4/1校長在校園規劃小組的陪同下巡視校園,又有學生以快閃行動的方式,向校長「上書」。除了男十三舍拆遷之外,還提出:校車不夠、排球練習牆不見、新體借不到等議題。截至目前為止,尚未收到校方具體回應。

愚人節當天赫然在PTT的NTU板上看見「台大進百大」的新聞,煞有其事地說德國某評鑑將台大評比為第89名,後來證實為惡作劇一場。然而看見這則諷刺新聞,再對照到校園內的各種事件,更是凸顯了百大政策的荒謬。在這些追求大學學術排名的標準中,有納入學生的住宿、飲食、體育項目嗎?有列入學生對這座校園的感受嗎?這些國際評鑑標準列入了「得了幾個諾貝爾」、「發表了多少論文」、「有多少國際學生」……不能說不妥,但總是過於狹隘。但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台大以「挖角他校優秀學者」、「給予獎金鼓勵發表」、「提高獎學金吸引國際學生」的方式來達到這些標準。數字就算進步了,但實質內容有任何改變嗎?

在盲目追求形式標準的背後,令我們憂心的,是台大缺乏自身的反省力量。豪享來事件過後,校方有反省包商球員兼裁判的問題嗎?在男十三舍事件後,校方有檢討平價宿舍的消失嗎?更擴大來說,這幾年不斷有教授批評「追求論文數目」的方向,又可曾看到校方對此的具體回應?

學生與教授的聲音與意見,不再是這座校園中的規範性力量。他讓位給遙遠的、陌生的、「國際化」的評鑑標準。學生對於百大政策的各種冷嘲熱諷,並非來自於學生的利益因此蒙受多少損失(事實上百大政策對學生很輕鬆,沒有任何要求!)。而是從根本上,校園內的聲音就不曾被納入百大政策的考量。

平心而論,「評鑑」本身不見然一件壞事,好的評鑑就像是一次健康檢查,提醒我們有哪些不足之處。可是,評鑑的出發點應該是要反省自身的問題,而不是每看到一項新的「國際權威」就去盲目地跟從。台大校方應該要自己去發掘學術界的困境,把這些問題提出來討論,進而改善整體的學術環境。

而學生也該一起檢視校園議題,進而要求自己——我們的通識教育為什麼淪為營養學分?我們的宿舍和體育場地有哪些制度上的問題?我們有做好校園環保嗎?我們對台灣社會,有哪些可以做的事情沒有去做?——種種問題,都需要大家花時間去討論、碰撞,才有可能提出新的理想。

進步的力量,來自於反省與自我要求,而不是虛幻的名次高低。我們有沒有成長,自己應該要有最深切的感受。唯有如此,這個學校才能從「百大大學」,成為真正的「台灣大學」。



編輯註:截稿後,關於排球場問題的上書,校長已指示將要求請體育室協同營繕組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