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日 星期三

你說 

著/金仁皓


你說 暝怎會這麼長?
夜是一天深似一天了 地上的星星和人群逐漸疏遠
星塵之雲爆破之際 尋索之聲未能將息
我將曩昔的器官遺落在 凡俗時間
之外
你只要抵達灰色的明日港岸 搭上那葉銀舟 有一雙鐵槳
就能在過去的未來裡溯返
我前世的遺骸 與臍帶
再新鮮不過了

你說 我們去鯨群集體擱淺的那個河口
打撈時間的蜂蛹 可以嗎?
幾許悽楚 央求的口吻
讓我的宇宙 模糊了
怕只怕 那些無可名狀的 赤裸不堪的覺醒
重複來襲 如十一月初的野芒 在 縱情逸樂的五百個四季
闇黯谷淵是 舟子離世後的溫柔鄉
沁透酖酒的視覺 佐以昨宿的幻夢
成為冷峻的石像鬼 無從復生

你說 暮星的光陷入訣滅幻境 太虛之閾
我無從幫你解釋清楚 是哪一個人的纖指 捻熄了
最後
一根燭火 和幾聲巍巍微微的 嘆息
胸腔裡的一陣 遏止不住的揪心與 掏肺
我反芻出一地的回憶的渣滓 甫觸黃土地 則
揮發殆盡 我的手不是醫者之手
這樣說不過去啊 我想著
請耐心等候 這個夜半的 第一道 晨光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