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日 星期三

互不瞭解的大學社區 —台大與居民的互動關係

文/郭芝榕


回顧過台大逐漸擴張的歷史脈絡後,社區和台大一直存在徵收土地微妙的緊張關係,我們實際走訪鄰近台大的社區,想了解二○○九年的現在,台大跟社區的互動情形。


因台大而生的店家

因台大而形成的店家聚落蓬勃發展,搭起學生和店家直接的消費關係,但社區內的店家營業,常造成居民的困擾,諸如:音樂開太大聲,排油煙或髒水影響居住環境,把防火巷打掉變成自己的廚房…等,常常都要里長來調停。或者店家凌晨一點才打烊,客人從店裡帶出的好氣氛,讓他們聚集在附近流連忘返,捨不得離去,有的人把機車引擎開著,坐在機車上開心的聊天,居住在大學里的居民早已進入夢鄉,眠淺被吵醒後就再也睡不著。這些依附大學社區的店家,賺錢之餘,有些會贊助學生社團活動,但大多數店家都沒有回饋社區,社區裡的店家需要一個可以和社區居民對話的空間。


飽受困擾的社區


同樣也需要一個對話空間的是社區和學校,學生把腳踏車和機車亂停在人行道,人行道無法通行,曾有三個老人被騎著腳踏車雙載穿梭騎樓下的學生撞到,還遭學生口出惡言,向大學里里長高羅美惠反應,希望能得到改善。

大學里里長高羅美惠,夫妻當里長二十一年,台大和社區的互動鮮少,學校每年會邀請她出席校慶和杜鵑花節,今年三月八日她向學務長反應學生亂停腳踏車的問題,沒有得到解決的回應。

出了台大圍牆,學校沒辦法管到學生的任何事,校長在去年開學典禮曾公開呼籲學生的五不,其中一條即「不要亂停腳踏車」,學生亂停腳踏車,不論在校內或校外都是令校方頭痛又難以解決的問題。

飽受水源BOT宿舍興建噪音的文盛里居民,打算將國宅旁邊的巷道封起來不讓學生通過,認為學生影響他們的生活,佔用他們的停車位。


另一個角度看社區


  生活在這四十幾年的台大牛莊老闆是文盛里里長,提出台大為社區帶來好的一面,近來水源BOT的興建為文盛里帶來商機,店家的反應好,因為住宿的學生會增進他們的生意,周邊的房子會更好出租,而水源BOT地下停車場可供外人停車,應該不會對社區擁擠造成太大影響。

另一方面,學校的成員有和社區互動的經驗,大學里致力推動社區發展,媽媽們組成的義工隊將瑠公圳水溝和三個公園綠地認養美化,上學期哲學系的一群學生也加入維護的行列,每週日早上十點至溫州公園打掃,當作服務學習;教職員工合唱團和大學里合唱團,定期會在真理堂辦表演。

  去年國北教的學生曾和區公所一起辦母親節活動,弄了一系列展覽,也在大學里呈現快閃創意街頭表演,在每家店門口做裝飾和跳舞,紅燈時到馬路中央跳給路人看;或者學生主動要求在公園辦蚊子電影院,也曾學生和店家共同辦義賣,捐給社區作基金。其他學校的學生主動找社區合辦活動,台大何不做個窗口?把學生和社區居民集結在一起,做資源共享。


台大負擔的成本


自教育部的「學校校園開放」政策一出,台大打破圍牆,讓居民能進到學校裡活動、借場地,營膳組組長陳德誠表示,居民到台大來活動,的確造成學校困擾,除了處理垃圾的人事成本之外,還有維護的成本,例如前陣子生態池架起圍籬的原因是怕人掉下去,以及防止居民好心亂餵食而破壞生態平衡,而生態池前面的草皮,維護很傷腦筋,草皮常被踩死又重植,索性舖上磁磚一勞永逸;曾有民眾使用共同教室的殘障廁所,弄壞把手而跌倒,五、六年的官司讓學校賠了八十幾萬,後來假日就不開放廁所給外面的人使用。

但陳組長也指出開放校園的維護,是學校必須付出的成本,學校會概括接受,況且維護成本究竟來自學生或居民難以區分。此外,溫州街那一帶老舊的日氏宿舍,若遇颱風將庭樹吹至街道或者壓到路邊的車,也是學校必須負擔的另一項賠償成本。


大學和社區密不可分,大學帶來社區的繁榮和人潮,讓社區成為交通樞紐,方便之餘,社區也得承受人潮和學生帶來的困擾,而對社區開放的台大,也得付出校園開放的成本,立場的不同讓社區和學校舖上隨時可爆發的導火線。而這個緊張的關係,需要的是一個開放、友善的對話空間。在台大放眼百大,前進國際之餘,也別忘了回頭看看離我們最近的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