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6日 星期日

怎樣接待,如何家庭







◎李雲可、林宛諭

風災後的客人

  接待家庭的雛型形成於八八風災後,當好茶部落遷至禮納里、部落的發展與重建在風災後逐漸萌芽之時,行政院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推動委員會(簡稱重建會)經常來巡視部落的重建進度及實況。每逢重建會委員視察,這些委員總會多帶幾個陪同訪察人員上山,因為擔任好茶村遷建推動委員會會長一職,在整個部落內,陳再輝先生的家屋最早開始接待客人。起初接待這些委員的家庭抱持著迎接朋友的心態,並沒有刻意作成接待家庭這種獲利的形式;平地到山上來的委員為了不造成部落人家太多負擔,為表謝意,每次拜訪過後就會留下一定金額的清潔費。這種習慣在部落中漸漸傳開來,只要陳再輝先生的家沒有辦法容納所有的客人,就會分配出去給有空房間的族人,這些客人也會付給各自接待家庭清潔費。2011年8月,重建會的王瓊瓔小姐帶了一百多位台灣及中國雲南、澳門的學生,在禮納里舉辦中華青年民族學習交流營。由於從未接過如此大量的客人,陳再輝先生擔心各家屋的住房條件不一,可能會讓澳門來的客人不能接受,因為有些棉被甚至是山上帶下來的,所以先幫某些家庭購置新的棉被。這次的待客經驗是接待家庭正式化的開始,熟悉了這種操作模式,好茶部落成立了產業發展協會,輔助各種部落產業,包含接待家庭。

長榮協助輔導

  後來長榮集團知曉這種接待的習慣,便介入、協助部落的居民,使他們能夠更有制度地發展接待家庭產業。長榮集團之所以會輔導產業發展,是因為當初捐助位於禮納里的長榮百合國小的建設。學校建設完畢,便轉而觀察部落的產業發展,看看能不能以集團的經驗協助部落做更多重建的工作。最後,長榮集團鎖定住宿及餐飲兩個面向,跟重建會合作辦理,於 2013年1月輔導部落的族人到台南台糖長榮酒店實習,學習廚房部門及房務部門的飯店式管理,實作內容包含房間管理、清潔衛生、廚房衛生等等。實習的目的是鼓勵每個家庭都可以管理自己的房間,主要針對乾淨、衛生這兩個條件加強,並且注重管理方面的知識提升。畢竟部落不是商業飯店,著重的是接待家庭與客人之間的交流,讓遊客都能成為部落的孩子,更認識好茶部落。

如今蔚然有成

  在屏東縣霧台鄉魯凱族產業發展協會(以下簡稱產協)的規範下,無論客人是從產協的官方網站[1],或者在清幽的好茶村閒逛時無意中發現了房屋門前,寫有「接待家庭」的牌子而向主人進行住宿詢問,都必須先至產協相關單位進行登記,再由理事長李金龍先生分發至各接待家庭。此單一窗口的設計,是建立在對理事長應當深諳部落生態與觀光發展如何妥當拿捏的信任之上,同時也是各接待家庭皆具有相當水平的保證。產協試圖將各接待家庭凝聚成一個大家庭:接待家庭的媽媽們會以魯凱族傳統舞蹈迎接客人,並為之戴上花環,稍後亦以一桌桌傳統食物的宴席招待。今後大家便是家人了,接待家庭的經營者是爸爸、媽媽,客人則成了孩子。

共守協會規約

  一個部落家庭若欲成為產協接待家庭的成員,則必須先提出申請,並通過審核;房間的裝潢擺設、招待能力等,都是檢視的項目之一。獲得認可,並簽署入會公約後,才能在屋前掛上證照,正式成為在協會中登記有案的接待家庭。經營者必須遵守公約中提及的統一房價及相關住宿規範,協會亦不時私下訪調客人,探問其住宿的真實狀況,若有不足處即要求改進,或藉由定期召集全接待家庭的經營者至協會辦公處開會,商討如何面對、處理在營運過程中遇到的,或可能發生的各種問題,以此維持各接待家庭的一定水準。

  另一方面,以好茶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陳再輝先生為中心,亦發展出別番風貌的接待家庭生態。客人可逕自打電話至接待家庭詢問並預約床位。住宿費用依一般公定價而定,但又有些時候,更貼切說,是由兩方默契所決定的。如果剛好不巧在那幾天床位滿了,主人亦會熱忱地介紹至附近熟識的接待家庭──接待家庭依各自能力款待,客人就像是遠道而來拜訪的好朋友,不必為太多規矩所拘束,只是盡情享受在好茶的這幾天。

接待家庭之上

  然而,以上兩者分界並非可謂涇渭分明。由於強調群體的部落文化,所有接待家庭之間的關係是熟絡而非緊繃的,經營方式、收入或有不同,也不因此而傷害彼此情感。沿著古茶柏安街散步,隨意轉進一條巷子,兩排永久屋即相對延展開來,乍看之下,並沒有太大差別──老人家在庭院前剝著剛摘回來的樹豆,靦腆溫和地招呼自家門前走過的外地人。原來,在那張門前的表框證照以外,仍只是一座含蓄的好茶村而已。


────────────────────
[1]http://saabaw2013.weebly.com,脫鞋子的好茶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