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9日 星期四

穴中世界

◎金仁皓

我不敢知道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
我確信的只是我對這世界一無所知 無他
有人在世紀之末遺落 一池春水 曖曖
出洞 彷彿若有光
我對著蒼茫天蓋 一訴衷曲 悠悠幽幽
青青落 紅塵翻湧

如果史前炭跡鑄成一壁瀲灩絳炙 火生的妖魅的雲
什麼季節 才是霜降時分? 澆熄原慾遍野
屬於枯木的 冬季漫漫 不當一回事地走過
滅絕生靈的流沙荒漠 什麼事都未曾真正發生
我只是呆立在這個無用之用的島嶼 泅不到性靈的出口
啊 褻瀆的聖殿 哀憐的赤子 誰能摶我為人?

海浪撕裂斷崖 冬雷震震 吾欲與孰相知
如果蒼天燒淨 滄海昇華
是誰可以 在地平線最終之終的甬道 乞得
繁華散盡的 生命的影子 爬滿蝨子那個
無知 殺死一只人 太迅速
無色無嗅無味 一滴滴下滲 一瞬即是百年

歸穴 幽暗依舊 我所慣常的
那種世俗
極光的顏色 是失序的熒光綠 像生化人古代兵士般的眼睛
魘住潘朵娜的軀體 無法動彈
從母體中出逃 越過飄雪的山巔
許諾南十字星下的希冀 沒有疆埸

你知道嗎? 不會有人記得你的名字 你
也會逐漸忘卻 曾經 自己
有一個被逐漸忘卻的名字 在自己的一樹聖白下
枯萎的將重生 被棄絕的將被重拾
在這個你不會知道將要如何的世界
你不會記得自己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