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9日 星期四

生活之累

◎印卡

神話的末尾
一襲風沙挾來的紅雪,迅速地
落於推土機行過,滅絕的部落
擁抱旅動的星光
那些黑暗淅瀝流汁
如蛭蟲吸吮噬食
愛的插曲裡
滲進地下水層,如是的心情
你隨時可以寫下一座福德坑

殘餘的記憶猶可
擴如水紋,接近崩毀的家
重新搭起虛無的過往
但是怎麼說
我們的絕望毫無高點
只能在地底
向褻瀆者說:「不、不、不……」

生活於繁文縟節
行文於公文之間的市民
竊取土地的政府
我們有的人還待在昨日的雨中

未可知的夢
一再舊地重遊
猶若緊緊握著泥土的根──
那穿越地底之書的文字
想像田野如金黃色的鬃毛
風中狂嚎,
但是怎麼說
剎乎倒下,我們
破裂的塊石、手中的割傷
一來到事俗的開端
我們是何等的孤絕,等於死亡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