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9日 星期四

許一個怎麼樣的台灣社會?

文/孫有蓉


這一期,意識論壇大篇幅地討論台灣農業,希望藉由這些文字增加大家對台灣農業發展的認識,更進一步體認到,台灣政府「以農養工」的政策走向不斷地削弱台灣農業,使農村空無、農民無法以務農撐起一家生計。近日,立法院就要通過的《農村再生條例》更是完全無視於農村、農民的需要,以一種都市人休閒需求的邏輯,希望將整體農村包裝成小歐洲、小瑞士來作為娛樂「有閒階級」的商品。這個條例,比起政府以往的手段:粗製濫造的觀光發展,還要更殘忍、更快速地扼住台灣中下階級人民的頸脈,置其於死地。也許,有一天我們將會看到,台灣農村被製成一座鄉村田園風景博物館中的標本,打扮漂漂亮亮地供人享受「農村生活」。

但就算農村即將面臨死亡、就算農人即將遭受一個新的生存困境,這又和我們有什麼關聯?有一份統計資料顯示,台大學生的父親有27.9%是公務人員、49.6%是中高白領階級,而父親是勞工的只有6.9%、是農人的更只有1.6%。根據這份數據,台大學生和農人、農業、農村之間的連結微乎其微,也就是說,發生在農人、農村身上的困境一輩子也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在意識論壇的最後一篇文章將論述到:一個國家不能沒有農業,而農業不可能和農民、農村切割。當一個國家正無意識地在扼殺其國家安全的動脈,我們沒有理由因為這一切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而對其一無所知、甚至漠不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