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5日 星期一

為何而漲——專訪總務長鄭富書

◎陳聖為(社會三)

「合作社的資產是師生所共有,當你是全校所共有,又發揮了那麼大的利益,其實是不應該漲租金的。這是社會福利的一種,政府反而應該倒貼,因為政府沒有做好社會福利!」台灣合作經濟的權威,北大合作經濟學系的梁玲菁教授在聽到本報記者所轉述,台大校方可能調漲合作社租金的消息時,回應很是激動。合作社沒有營利,能降低教職員生開銷的社會關懷是如此值得肯定,校方的調漲動作難免讓我們想到計中不再24hr開放、公車收費等事件。是否校方又再一次的因為校務基金需求,得從租金來貼補校務運作,而忽略學生的需求和權益呢?本報採訪了鄭富書總務長,作為台大的帳房總管,總務長的答案,卻沒什麼掌櫃的味道。

合法與績效
「總務處的目的不在賺多少錢,對幾百億的缺口來說,幾十萬根本不算什麼!關鍵是合作社不能不合法,且不能圖利少數,要回饋到多數台大教職員阿!總務處得扮演正義的角色!」不是為了錢,調漲租金是當台大合作社不像個合作社時所採用的手段,是為了切合合作社墮落為一般商家的病態樣貌。合作社過去有讓非社員消費的記錄,未來難保合作社不會讓校外人士進入消費,而那會是不合法的逃漏稅。「從過去的記錄看來,現在的驗證可能是避避被國稅局查的風頭而已。除此之外,合作社還有營運績效低落、服務品質差等問題,不能只是說會改會改,要拿出方法阿!」總務長相當在乎績效,認為合作社現在的運作是很沒有效率的,而由教職員生自己管理的合作社若沒了效率,是無法真正替教職員生省錢的。「這樣的績效能回饋給學生多少呢?學校給合作社租金的競爭優勢,合作社每年的回饋卻僅僅幾十萬,如果換我來做,業績好歹也能有兩倍以上。」談到合作社的職員、組織都老舊,總務長表示:「不能拿團隊僵化當作藉口。像我一上任,就都一直在改變,都在想對策。現在總務處的績效很好,以前回一個問題都要七八天,現在我要求我的部下們最多三天就要有確實的答覆。」講到這裡,總務長的眼睛都亮了起來。「我們都是用同樣問題問自己,問大家,合作社當然也要!」

抱怨處的期望
「合作社有問題,大家一定是跟總務處抱怨,罵我們管理不好,投校務建言阿!總務長聽起來很大,實際上我根本就是抱怨長。」在校產維護的會議上,總務長苦笑著說。「如果合作社的理事會能拿出改革計畫,那我們最歡迎!合作社好,也會是總務處的好。若合作社有營運上面的需求,我們都可以幫忙!」總務長最終沒有承諾若合作社合法且有績效、並回歸到學生的需求,就不調漲租金,但總務長也的確點出了合作社營運上的許多盲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