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7日 星期二

那些在宿舍生活困惑的事:住宿生X的觀察日記







◎周思穎

20140531
  唉,這學期也快結束了,大一的生活怎麼能過的那麼快?總覺得這一年除了習得在宿舍手洗衣服的技能、習慣與自己的寂寞相處之外,好像也沒有什麼好說嘴的長進。對了,還要記得去登記宿舍抽籤。說到這事我就感傷,大家進來大一女時都是平等地由電腦決定命運,等過了一年要各奔東西。究竟未來是可以與感情深厚的室友們一起吃宵夜、分享生活趣事,或是在進入房間的同時就得閉起嘴巴,保持沉默?我的窘境是:夯姐室友 M 早就跟她系上的姐妹們決定搬出去住;宿營總召的女強人V則是在友會過的如魚得水,早已跟那邊的朋友說好一起抽宿舍;至於這一年中見不到幾次面的C,我也不知道她的決定是如何;系上熟識的朋友也都是不能住宿的北北基人。總而言之,我是必須勇敢堅強地自己抽宿舍了。但到底要填哪好?為什麼不能有個宿舍擁有強大誘因,令人想要選擇?例如裡面所有人都和我一樣喜歡看電影,我們就可以定期在地下室播放,末了還能夠開影迷討論會,寒冷的冬天蓋著溫暖棉被、一邊喝熱可可,再一邊看電影,天哪!那是何等的享受!

20140627
  今天先到以後要住的宿舍逛了一圈。我並沒有落到離總區有段距離的女四,而是一個人抽到校總區的宿舍,這也是我第一次踏進女宿區。在未來房間的外面探了探,總體而言,我十分喜歡。雖然座落在一個從正中央看,有些視覺死角的地方,但也因此有種私密感,房間前的走道基本上只有住這房間的人會經過。另外,踏進一樓的第一印象倒是有點像監獄,或許光線不足吧,晚上是一定要開燈的,不知道燈夠不夠亮?公共空間最擄獲我的部分是地下室居然有一整櫃的漫畫、兩台跑步機跟電視!看來沒事的時候可以來這裡跟朋友聊聊天、消磨時間。或許以後的生活是可期待的!

20141013
  昨天和社團的學長到男一做報告(我必須承認我對男生宿舍有點好奇啦)。但有點尷尬,進去房間的剎那,就被他的室友A虧:「吼~~帶女生回來喔」,室友B則是不發ㄧ語地閃出房間。令我耿耿於懷的是B臉上嫌惡的表情,是我這樣打擾到他們?還是他自行腦補到九霄雲外的地方?其實我一直都有個疑問,雖然學校這個做法和霍格華茲一樣,都是女生比較能夠自由進出男生宿舍,但為什麼這樣?我的意思是,為什麼男生宿舍是自由進出的,女生宿舍區則是在地上直接漆上「男賓止步」?
  還有一件事,今天跟暑假美國遊學認識的Serena skype時,她室友剛好回來,Serenaㄧ時興起決定介紹我倆認識,待他坐定在電腦鏡頭前,我著實地嚇了一跳!是個生理男!ㄧ問之下才知道,原來國外宿舍有所謂的coed-room,不只像臺大BOT、國青宿舍男生女生住同一層樓,生理性別不同的人也可以住在同一個房間。仔細思考臺大這樣設置宿舍的可能...如果學校這麼做,住宿組大概會遭到許多家長嚴厲反對的電話、社會輿論的抨擊吧哈。可是不能接受這樣觀念的原因,是「只要男生女生在同一間寢室,就會發生什麼關係」的想法嗎?還是有其他原因啊?

20141105
  有點慌恐,好像鑄成大錯,我該跟誰說這段故事嗎?應該跟生治會、輔導員、住宿組之類的單位聯絡嗎?室友如果不諒解我怎麼辦?
  昨天好累,晚上在計中待了5、6個小時趕作業。忍著逆風冷雨騎回宿舍大門。放完腳踏車後,我拖著沈重步伐走向女宿。不知何時,後面忽然跟著一個戴綠色口罩女孩。那時太疲憊,一心只想回到房間洗場熱水澡,所以也沒怎麼注意後面的人是誰,開了門就往前衝。當睡前拿著一籃衣服要洗時,看見那個跟在我後面進來的女孩似乎在自習室裡讀書,我內心想著:「哇賽,真的有人這麼努力讀到這麼晚啊」。回到房間關上門,有些羞愧但抵不過睡意侵襲地準備睡覺。
  今天一早在室友高分貝的尖叫聲醒來,我爬坐起來,看著室友氣急敗壞地咒罵丟失蘋果電腦。瞬間,我從睡眼惺忪轉為清醒、萬分驚恐猶疑,我努力回想起昨日,難道是我的錯嗎?是我讓人有機會進來的嗎?我到底該怎麼辦?

(以上純屬虛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