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2日 星期四

我們也是新鮮人──被漠視的復學生處境







◎曾聖雅、黃榆珊、陳亭瑄

  夏秋之際,陣陣秋風輕拂著椰林大道上一張張稚氣未脫、略帶忐忑的面孔,而一場場專屬於應屆新生的迎新活動接連而來。此時,有些「新生」並未享受到這些溫馨有趣的時刻,繁雜的復學手續、陌生的校園、年紀與自己不同的新同學,甚至是「無處可住」的困境排山倒海而來──他們是休學之後今年首度踏入台大的復學生。
  在休學階段,他們有「保留學籍」和「休學」兩種選擇,前者可以讓學號等於入學時間,後者則是學號等於註冊時間,但一般人通常不符合保留學籍所需的特殊條件。這造成復學生和新生同樣對校園事務一無所知,卻頂著大二生的學號,而被視為舊生。於是當一般新生能藉由書院、迎新等活動來適應環境,復學生在活動名單中總不見身影,甚至選課、住宿等重要資訊的通知,也忽視復學生的存在。
  在065刊,意識報曾做過轉學生的專題報導。同屬被台大忽視的台大新鮮人,此次則由復學生的處境,再次檢討校方對學生權益的漠視。復學可能有「曾在台大就讀,休學後又復學」和「未曾在台大就讀」兩種狀況,以下內容將以後者為主。


「感覺這個地方是容不下我的」

  目前就讀公衛系的復學生受訪者回憶當初,由於校方所舉辦的書院迎新、新專課程和圖書館活動等,多僅限開放給「學號上」的新生,帶著舊生學號的她,被許多專屬於「新生」的福利排除在外。
  除了參與活動的權益受阻,他們也常面臨身分上的尷尬和錯亂。在課外活動的部分,她在參加新生盃時,就曾碰到有大一復學生因「學號」屬舊生而被驅逐下場,該參賽者只能黯然離場。在課程修習的部分,受訪者也經常碰到在名單或學籍資料上時而被寫為大一、時而又被寫為大二的問題而必須和教授再行解釋。
  此外,如果復學時正值學系推行新制課程度的第一年,因為帶著舊生學號,復學生必須照舊制修習課程才能畢業,教授便須特地為該生重開舊制課,造成一對一上課的尷尬現象。
  復學生在各個層面被與「一般學生」差異化、被排除和遺忘,這樣的處境成為一屆屆復學生之間的共同經驗,幾年來從未獲得重視。


「直到那天才知道自己沒地方住」

  種種矛盾中,「住宿」最能彰顯復學生的困境,及學校制度的不合理。
去年七月決定重考的公衛系受訪者,從南部北上到台大申請註冊與休學之際,由於對校園地理位置和行政程序十分陌生,她耗費大量時間在奔波和等候,還打轉半天才發現公衛系在四公里外的醫學院區,當時台大的「手續繁複,說明簡陋」便讓她印象深刻。
  休學後重考了半年的受訪者,由於目標的轉變與生涯規劃的調整,決定復學進入公衛系就讀。暑假要到美國唸書的她曾主動寫信給台大註冊組,希望提早了解出國前需提早辦理的事項,但註冊組並未回應任何問題,只說若要復學,到myNTU的系統填填基本資料即可。
  出國後,她才從同樣要復學的朋友得知,由於復學生被視為舊生,無法入住新生宿舍,而那時也已錯過校內舊生抽宿舍的時間,「那時我才知道自己會沒地方住」。
  住宿組提供的租屋資訊多半位置太遠或價格過高,當時一人在國外念書的受訪者,只好克服時差、到處找具中文介面的電腦,隔海和家人一起尋找適合的租屋處,甚至回國將行李搬上台北後,才發現受房東矇騙,過程一波三折。
  受訪者表示,當初都已主動詢問,仍沒被提醒到住宿的部分。「我後來又打電話到住宿組詢問排候補的事情,處室 人員只回答『已經七十幾號,排不到啦』,但明明就排的到啊!」受訪者的一句話,點出了行政單位面對學生事務的散漫態度。
  除了剛入學時的住宿,復學生面對的另一問題是「住宿年限」。根據規定,學生在校內宿舍住滿四年便得離開,而開始住宿的時間以「學號」計算。就算復學生抽的到校內宿舍,也會因為學號比實際入學時間早了一年,在還沒畢業時就被宿舍趕走。另一位目前就讀大四、卻因復學而被校方認定為大五的生科系受訪者便曾碰到這個問題。
  自社科院遷回總區後,宿舍床位供不應求的問題越演越烈。學生會福利部部員周振涵表示,住宿組主任對此也有所為難,『一般新生都不夠住了,總不能把復學生排在前面啊』。但為難之餘,校方也應研擬出對應措施,至少盡到基本的告知義務,而非讓學生住宿權益持續受損,卻得到住宿組人員『誰叫你自己要休學』的誇張回應。


「各處室間簡直就是平行時空」

  各處室關於休復學的公告張貼在各自的網頁上,僅以電郵寄到學生校內信箱中通知有此訊息。校方僅以電郵而無紙本通知的理由是「無紙化」的環保政策,但復學生在休學期間計中帳號並未開通,需等到八月初完成復學手續後,才可登入學校信箱,而此時往往已錯失抽宿舍等重要事務的時機。
  就算復學生想要主動查看相關資訊,網路上各單位的公告分散,並沒有一個區塊整合與復學生相關的資訊。縱然寄信去詢問註冊組復學時需辦理的事項,註冊組的回復往往只與自身業務相關,並不會提及諸如抽宿舍、健檢或新生書院等事項。在詢問過註冊組後,復學生也會以為除了上網辦理復學手續外,「沒有其他需要特別注意的事情」。
  另一個問題,則是各處室內人員替換率高,卻未能確實傳承。今年住宿組的負責人,正好對休/復學生較友善,交代工讀生要在休學手續時便提醒學生注意住宿的申請時間和年限。但組內負責人每年換,萬一明年的負責人不記得,復學生住宿權益受損的戲碼可能又在明年重演。
  從以上可知,對復學生來說,不清楚休復學將牽涉哪些權益變更是最大的問題。對此,校方的態度總是「大學生應有主動尋求資訊的能力」,但在學校資訊龐雜分散、各處室又宛如「平行時空」的狀況下,要求未曾在台大生活過的復學生「主動尋求資訊」,實在是一種為難。
  「希望不要再有人遇到同樣狀況了」


  以上問題存在已久,然而學校從未積極改善。學生會福利部只好代為出面,在本學期初擬定了一份「休學生權益變更一覽表」,統整休學將面臨的權益變更及負責處理的處室,請校方往後在學生辦理休學手續時,一併將此表交給學生,學生尋求資訊時便可以此表為依據,減少無所適從的狀況。據福利部周振涵描述,校方人員原本以「到時表的內容有錯誰負責?」為由推託,但他不斷說服對方此表僅提供休學生作參考,對方才勉強同意。
  此外,福利部也希望進一步針對休學原因做調查,並視情況提供協助,讓因經濟等因素不得已而提出休學的學生,能不至於走到休學這一步。
  復學生同屬台大學生的一份子,卻因位居少數,使其權益長久被忽略,並因制度不全而卡在尷尬的身分位置。而校方僵化的行政制度及消極的處理心態,使復學生的處境更加艱困。期盼福利部這次的行動能作為促進復學生權益的突破口,使校方積極重視及改善隱藏在制度下的休復學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