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9日 星期一

國青的噪音與憤怒


◎社會一  方品智、法律二 李柏毅
 




  去年五月中,學期還未結束的時候,位於法律系霖澤館旁的國際青年宿舍(研三舍)開始進行整修,而費用將分十二年攤在學生繳交的住宿費中。儘管事前宿舍已經通知舍胞,然而施工程度與眾人想像的大有差距,令許多人不知所措;噪音、粉塵就這麼進入宿舍中。

  突然的整修以及費用分攤問題引起學生的抱怨和不滿,然而校方也有自己的苦衷。究竟在這次事件中,校方做了多少的宣傳與溝通,在施工上如何減少影響?後來的補償和改善措施又能否讓住宿生滿意?生治會在其中扮演甚麼樣的角色?而在有事先告知的情況下,住宿生又是否對此反應過度?



施工原委與事件始末


  國青舍建築本身已經略顯老舊,校方在95學年度就決定針對宿舍內部進行一番修繕。雖然只是管線、空間格局、床組等的翻新,但由於國青過去是軍方的辦公建築,在動線和腹地上無法負擔大量的施工人力,如果在暑假開工,勢必影響下學期的新生入住,因此校方才會將工期定在五月到八月,後來也依照進度完成。整修的預算約一億兩千萬,由學校負擔三分之一的費用,主要向校務基金借用支出,住宿組則需慢慢籌措來返還,其它部分則由學生負擔,分攤於十二年的住宿費中。

  施工時間的問題,生治會幹部曾在舍胞大會上與舍胞討論過,校方事前也已透過電子郵件、BBS和公告通知舍胞即將開工,但工程開始後還是引起舍胞們的種種抱怨。有人說當初的說明不夠詳細,不知道施工會有甚麼樣的影響,有人則是事前完全不知道。施工引起了諸多不便,例如浴室的敲除工程,原本要搭一扇木門來阻隔噪音和粉塵,後來卻只用了一塊簾子,阻隔效果非常差;其他包括工人在宿舍內抽菸喝酒、甚至有時宿舍會停電或沒熱水。

  這些問題讓不少正在埋頭寫論文或與原文書苦戰的舍胞頭痛不已;舍胞們連串的抱怨也讓住宿組、輔導員、生治會和承包商召開說明會來向舍胞說明工程的細節,以及討論如何解決施工帶來的不便。最後,會議結論由校方和承包商提供以下補償:兩百元冷氣卡、醫藥費、住宿費退費、下學期暫不調漲住宿費與暑宿的免費搬家車等等。

  至今,整修引起的爭議算是落幕了。輔導員表示舍胞對於整修後的宿舍普遍感到滿意,程度甚至超過校方的預期;但是,許多關於宿舍自治與校方行政的問題仍然值得討論。



(感謝版友farewellyou提供)



噪音、粉塵與舍費的爭議

  在這次事件中,爭議最大的便是施工所帶來的種種影響。儘管事前校方與承包商在契約中明訂必須設置完善的防護措施,但是開工後,或許因為防護措施沒做好,或許契約中的防護措施不足降低工程本身的影響,噪音、粉塵和其他影響還是引起舍胞們的抗議。

  學校選擇在學期中施工,固然有其考量,施工引起的影響也是可預期的。然而,等到承受這些影響的舍胞開始抗議之後,才提出補償與改善的措施,多少顯示了校方在事前欠缺周詳的思考。

另外,工人在宿舍內的秩序一直是舍胞反映的重點。輔導員也多次請舍胞登記工人的背心號碼,他們會督促承包商多加管理。可是從五月中開始施工到六月初,即使中間請承包商一同召開說明會,相關的問題還是不斷被反應。雖然這是承包商與工人的責任,但是校方當初決定承包商時,便應該考慮到其管理效率,或者至少能在事發後約束承包商。

  施工造成的種種影響,使「費用由學生分攤」的協定產生爭議。其實國青舍的宿費漲幅與其他宿舍比較起來是略低的(全宿舍平均約在六七成之間,國青平均漲六成左右)。但是其他宿舍的整修期通常是在暑假,舍胞幾乎沒受到影響;而國青舍則否,施工期間在學期中,對舍胞產生了較大的影響。雖然國青的宿費漲幅在所有宿舍中算是合理,不過施工造成的困擾,使得宿費漲幅引發不少討論。最後,生治會與住宿組協調的結果,成功爭取由住宿組多支付三千萬工程費、以及下一學期暫不調漲宿費。雖然學生作為宿舍使用者,在享受宿舍資源提升的同時,承擔部分的支出是合理的,但是在經費分攤上其實還是有更多可能,例如採取階段性調漲宿費等,盡量在兼顧受影響舍胞權益的同時達成經費分攤的結果。


舍胞、生治會與校方的關係

  雖然校方在整修前曾透過舍胞大會、電子郵件與公告通知舍胞,但是施工後,許多舍胞方才驚覺工期早已定了下來;而部分知情的舍胞,也不清楚工程會產生多大的影響。全體舍胞對於整個工程有比較清楚的理解,可能還是在施工後,校方與生治會出面解釋後的事。

  其實在校方所採用的宣傳管道中,多少都存在著限制性。舍胞大會是比較直接、而可以討論問題的管道,但是會參與舍胞大會的人數畢竟有限;其他像是電子郵件、佈告也只能達到單方面的宣傳效果,且又難以詳細的說明。另一方面,舍胞普遍對公共事務缺乏關注,許多人往往習慣忽略上述管道的通知,在事情發生後才驚覺自己沒有及早提出意見;生治會在面對校方時扮演著舍胞的意見代表,應該瞭解舍胞的權益在哪,也要向校方明確地傳達舍胞的意見,甚至主動尋求改變校方決議的可能。開工前,生治會沒能廣泛地徵詢意見、傳達訊息,或者向校方強烈反映施工的不恰當,多少是讓這次事件爆發的一個原因。

  既然上述管道都存著某些限制,那麼校方或生治會該去思考有哪些更有效果的宣傳討論方式,比如說逐間登門拜訪等;除此之外,生治會也可有積極的作為,像是把舍胞對於工程的疑慮或批評反映給校方,要求校方改善;或是主動監督施工內容。

  另一點值得思考的是,大學部的宿舍生治會多半是由數名幹部負責的組織,可是國青舍生治會時常只有男舍女舍各一位幹部,變成兩個人要負責全棟六百多名舍胞的事務,實際上導致輔導員還須分攤部分工作,生治會的運作效率也因個別幹部的狀況而異。國青的組成是研究生和外籍生,他們比起大學部學生更加忙碌,也需要更多的溝通耐心;總而言之,在公共事務的參與上,有著較不利的條件。只由兩名幹部負責的生治會,對於如何維護舍胞權益、促進宿舍自治,顯然是力不從心。在生治會的組織上,還有更多改善的空間。




  無論是施工爭議或經費分攤的正當性問題,學生若能不再冷漠,將是根本的解決之道;而學生、生治會與校方的關係,在現有的制度中其實前兩者仍然是處在相對弱勢之下,學生自發的參與規劃誠然不是克服冷漠的特效藥,但卻是積極爭取更多資源、並讓更多學生脫離冷漠的可能途徑。




國青宿舍暑期整修工程總經費


土建機電工程費
70,675,528元
傢俱費
19,654,821元
網路連線工程費
1,940,200元
追加工程費
14,630,847元
建築師費
4,950,000元
瓦斯管線更新
420,690元
分離式冷氣
9,561,120元
冷氣安裝調漲費
720,000元
公共空間監控設備及傢俱
463,047元
總計
123,016,253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