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4日 星期四

艋舺奇緣:東三水街大姐頭X艋舺西恩潘

◎政治一 李佳穎



  波娃,本名李豫英,內湖人,在艋舺街拍將近五年,與遊民為友,人稱東三水街大姐頭;曾參與「真艋舺。質樸境地」攝影展,也拍攝紀錄片《艋舺租界》與《看那一片三水風景》等。

  阿勇,三重人,常在艋舺公園旁的三水街擺攤,酷似電影明星西恩潘,是波娃在艋舺的第一個朋友。

 
問:對萬華的第一印象是什麼?

波:我覺得艋舺是個很草根的地方,有很多遊民,也有很多人在嚼檳榔,讓我有些害怕。艋舺也是民進黨、綠營的地盤,我台語很差,在這裡講話,我怕大家會知道我是外省人,進而對我產生敵意與誤解。
 

問:既然對萬華的第一印象那麼差,那為什麼會到萬華?

波: 原本在西門町街拍,當時遇到阻礙,於是朋友提議、介紹到萬華;但原先覺得萬華很可怕,所以第一次來的時候是和一個攝影朋友一起來。當我一出捷運站,就瞬間 被吸引,遊民、空氣中香火的味道、龍山寺、青草巷、胡椒餅、跳蚤市場等,我覺得這一切實在是太有趣了。我來到萬華之後,野性的一面似乎被喚醒;其實我在家 不喝酒,但我一到就常常在街上喝得醉醺醺,非常能和遊民打成一片。我自己分析,可能是我的潛意識非常想要融入他們,打成一片,享受微醺、奔放的感覺。

 
問:如何認識阿勇?

波: 我去過萬華之後,對那裡念念不忘;回家之後開始「預謀」,翻出家裡一些東西,想要和萬華的遊民套交情,隔天我就站在路邊,和一些老人、攤販哈啦。再隔一 天,我又去萬華,昨天才剛認識的遊民已經不見了,我只好又獨自一個人站在路邊。剛好,阿勇看到我背著相機,問我是不是要拍照,我心裡想:「終於有人上鉤 了!」「對對對!」我這麼回答,我開始抓著他,把本來要套交情的東西都拿出來送給他。我在萬華將近五年,他是我在這裡的一個點,我從這個點擴大成線、面; 他在跳蚤市場來來去去,跟任何人都可以哈啦,我透過他認識很多人,而且不只在萬華。

勇:其實我的名字沒有「勇」字,這個名字是當地人這樣稱呼我,既然大家都這樣叫我,我也不好意思不用,就順大家的意思,反正名字只是一個記號,人家叫我的時候有回應就好了。




問:妳常常到萬華玩樂、街拍,家裡有沒有反對的聲音?

波:一開始我的家人非常有意見,尤其我已婚,有家庭。所以我非常感謝上上#,因為2010年「真艋舺。質樸境地」攝影展的關係,許多媒體報導、採訪,老公開始覺得我到萬華有一點成就;我後來拍紀錄片,賺了二十萬,替家裡換了新的電視、冰箱;今年又入圍「Carolyn Cole攝影大師論壇」,家人的意見已經少很多。

 
問:阿勇又是從什麼時候到萬華活動?
 
勇:家裡以前在中興橋下開工廠,所以就會在那裡晃,家裡有一些東西不用,就拿出來賣,那時候只在三重,現在到萬華至少有五年了。
 

問:賣的東西都是從哪裡來呢?
 
勇:我都是和朋友買或交換,再賣出去,也會把破損的東西修補一下,再拿出來賣。
 
波: 阿勇人緣很好,有很多人會給他或和他交換東西,他自己也很會修;或是像我們會去二手衣回收箱撿衣服,我們身上現在穿的都是從二手衣回收箱撿來或買來的,一 件才九十元。另外,有很多遊民會帶我去大同區或西門町的空屋,他們會闖空屋去拿東西來賣,我還曾經因為這樣被告,雖然後來沒有被起訴。
 
勇:文化大學後面以前是美軍宿舍,美軍遷走之後沒有人住,就有很多空房子。
 

問:第一次看到波娃拿相機一直拍照會覺得很奇怪嗎?
 
勇:不會啊,萬華常常都有人在拍照。
 
波:我都會把照片放上部落格,所以越來越多人認識阿勇,很多人在三水街遇到阿勇,都認得出來,還會問他認不認識波娃,讓他覺得很得意,他也很歡迎人家拍他。除此之外,他還是我紀錄片的男主角之一。
 

問:妳如何取得遊民的信任?
 
波: 阿勇是我的點,一開始也不是每個人都很願意拍,所以我需要慢慢和旁邊的人熟悉。別人看到你在喝酒,就想要過來喝一杯,混一混之後,大家知道你沒事、無害, 是同一個族群的人,就會開始哈啦。我拍紀錄片的時候也是自己一個人,而且是用家用DV,這個地方很敏感,拍攝過程也格外辛苦。有些人很喜歡被拍,以為可以 出名,有些人則需要給一點好處,請他們喝酒或塞一點錢。不過遊民流動很快,半個月沒去就都不認識。
 

問:拍照的時候有特別鎖定哪些畫面嗎?
 
波: 我這個人貪得無厭,又沒道德感,比較不會替遊民設想,想要用盡所有資源和方法拍到照片,因此沒有特別鎖定哪些畫面。我是女人,於是遊民願意跟我聊天;有時 候,我會利用女人的優勢,為影像不擇手段,嘗試自己的底線,讓他們覺得我有可能上鉤,就會給我甜頭。夏天的時候,有些遊民會說要帶我回家吹冷氣,這我就不 會去;遊民發現沒什麼好玩,也會散去。
 

問:你們怎麼看政府制定的遊民相關政策?
 
勇:應曉薇啦!
 
波:里長多半站在居民這邊,因為這是選票來源。我認為要驅趕遊民可以,但要為他們安排去處,不然他們要去哪裡?
 
勇:政府有設置一些收容所,但是限制不可以喝酒;遊民喜歡自由,不喜歡被限制,所以他們才出現在街頭。睡覺不是問題啊,亭子腳就可以睡。
 
波:遊民不可能消失,又沒有人接收,所以無解。大家普遍認為遊民吃喝拉撒造成環境髒亂、治安威脅、影響交通;柯老師#也說,有人聽到他住艋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他,認為艋舺是次等地區。我自己不是艋舺人,倒是用異鄉的眼光看待,認為遊民是異鄉的景觀。
 
勇: 艋舺公園裡面也有管理人員和保全,他們規定不能躺著,可以躺的時間只有晚上十一點到早上五點,早上五點遊民就會被叫起來。遊民問題沒辦法根除,人總是要生 存。有家的人不想回家,沒家的人根本沒家可以回,又喜歡聚在一起,聚在一起卻又容易亂花錢,喝酒、買六合彩。遊民常常受到家裡的歧視,有些人會積極地找臨 時工,有些人就擺爛,還有些人會去拿人家發的便當來賣錢。艋舺像是遊民的天堂,互相取暖,彼此安慰。
 

問:到萬華將近五年,有什麼感想?
 
波: 認識阿勇是我生命中一件很特別的事。有一個祕密我一直不敢說,我因為在公視拍紀錄片賺到二十萬,扣稅兩萬,我又拿兩萬給阿勇買新的摩托車,他陪伴我五年, 成就我的影像世界,所以我都會找機會回報他。我們兩個算是相伴的關係,他沒有我應該會很孤單,我沒有他的話也根本不會一直來萬華。
 
勇:他是老闆,我是運將啦!
 
波:我混了五年,沒發生什麼大事。我發現,每個人其實都有靦腆的、喜歡與人親近的本性;即使看起來很有江湖味,張牙舞爪,還是有溫暖的、良善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