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29日 星期二

把公共領域重頭做起

文/林竣達

我們追求善與美,然而卻不揮霍。我們追求知識與智慧,然而卻不文弱。當別人因無知而勇猛、因反省而躊躇不前,我們卻因行動前深思熟慮與決定而果敢行動。我們認為討論並不會阻礙行動與效率,而是知識之欠缺。
~雅典 【國殤演說】 伯里克里斯

那座廢墟中的理想
那是一個安靜的星期天早晨,守著森嚴大門的憲兵悄悄地撤離了,我獨自走入剛開幕的景美人權園區,一個埋葬無數希望的歷史廢墟。陽光灑在冷冷的鐵絲網上,軍衣在風中飄揚,走道深處是一排排空蕩蕩的漆黑牢房,房門上貼著熟悉又陌生的政治犯名單,班駁的牆上看不見孤獨、痛苦與害怕的痕跡,但我覺得那些龐大的情感並不曾真正消失,它化為血淚文字,它綻放成歐陽文畫中的台灣百合,它仍牽動著這座島嶼的靈魂與命運。

展覽館中陳列了許多人物照片與黨外雜誌,諷刺而心酸的是,那些反抗強權、為社會改革奮鬥打拚、深信「咱會出頭天」的黨外民主運動典範一一在權力遊戲與利益競逐中枯萎凋零,民主、自由、人權、廉潔、環保和轉型正義等價值也淪為口號、教條、標示敵我的標籤。公共領域充斥不安全感與過於簡化的邏輯,這種惡質的政治不但無法幫助我們討論應該如何生活的問題,反而使我們對這問題的認識與反思變得膚淺而狹隘。

回不去那單純年代的我們,孤單地走在這條廢墟之路,妳靜靜地啜泣,我則很早就告訴自己不要再流眼淚了。那一夜的月色如此沉默、如此軟弱,妳雖不願選擇對這一切漠視或犬儒地自圓其說,妳雖願意相信重建一個美好的理想與更值得生活的家園是必須的,但面對龐大的廢墟與幻滅,天地悠悠, 諸神黃昏,妳幽幽地問道,為何我們總是如此寂寞?曙光在何方?希望在何方?值得獻身的理念又在何方?

那一夜的月色依舊是淡淡的。

我們這一世代的愛與怕
我們這個世代並不是生來冷漠的,但也許我們確實是過於倔強而早熟了。我們知道將情感投放在安全熟悉的地方,聰明地避免用火熱的心去碰觸冰冷的世界;我們知道如何運用知識與新科技來爭取承認與前途,而不是用它們來質疑未來與過去。我們不想反叛,但懂得表演;我們學會有所保留,隔著一種安全的距離、懷疑的眼光去看世界,彷彿只有這樣的疏離才能保護我們那細膩而易感的心。我們把單純與真誠放在那些獨白的、虛擬的、不易受傷的、可任意進出的想像世界。

或許每一代人都會面臨這樣的歷史關頭,我們無法確定這個世界的面貌與走向,甚至無法確定自己與世界的關係。這個時代變化得太快,我們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民主化、全球化與中國崛起,這些浪潮已經將我們捲入,粗暴地入侵我們的小小生活,將集體的焦慮深深地刻在每個人的靈魂深處,沒有人逃得出這些壓迫與夢魘,我們恐怕無法在這個星球上再找到不受污染,沒有煩惱壓力的地方,甚至連好好地睡上一覺也越來越難。

當前方已沒有可效法追隨的典範,政治喧嘩嘈雜、缺乏方向,我們這一代人各自奮力地掙扎著。有的人退入極端個人主義的、絕望的、無力的堡壘;有的人決定順從既有體制,走阻力最小的路;有的人決定將自我從公共領域放逐,跨上摩托車展開認識自己與世界的革命旅程;有的人則在小型社群中尋找親密關係與身份歸屬;有的人身陷泥淖,卻總是仰望天上的星星。

我仍然看到身邊有很多青年懷抱著夢想與對這世界的愛,希望我們的社會變得更好,但卻又對價值的腐化與不真誠的社會人心感到無力。我們害怕受傷,害怕失敗,害怕失去,害怕不確定性,害怕選擇的代價,害怕著害怕……但也許我們更應該自問:多年以後我們會如何回頭來看這個時代?我們是否不愧於青春?我們是否曾經為了一份單純的理想奮不顧身,面對種種阻礙仍義無反顧地說:「這就是我的責任!」?我們是否認真地活過,真正地年輕過,好好地完成一件足以讓自己感到驕傲的事?

面對心中的害怕,我們是否還願意告訴彼此:「愛過而失去,勝過從未愛過」?

對公共領域的想像
從那些存在我們心中的愛與怕延伸出去,便是我們國家社會的愛與怕,人類世界的害與怕。這些情感彼此相連,不時地牽動我們,影響我們。這些情感對生活來說是自然而必須的,它需要透過公共領域來進行傳遞,但如果它經過的是一個惡質的公共領域,這些情感不但會發生質變,更可能成為政治操弄的工具,這樣的情感不但無助於人們心靈的需要,更會扭曲人性,阻礙生命潛能的發展。

要怎麼替政治死潭中找到源源不絕的活水?我們必須找到源頭,以及認識阻斷流水的大石。政治的生命力與創造力有賴一個高品質的公共領域,在這樣的空間中我們可以做到自主、開放、講理、踏實。我們就像園丁,細心地呵護每一朵想像之花,給她最適當的土壤與養份,讓年輕的理想主義結出進步價值的果實。

在理想的公共領域中,我們都必須假定公共利益存在,已做為建立信任的善意基礎;同時我們為價值設立可檢驗的標準與風險評估的機制,避免價值淪為空洞的修辭與不負責任的心志倫理;我們鼓勵公民親身參與,將公共領域納入個人生活與生命計劃的一部份,在公民與公民的互動中累積實踐性的智慧,實現更完整的自我;獨立思考還不夠,我們還需要以開放的態度進行討論,不排除自己的觀點可能只掌握部份真理,耐心地用更多元的視角去認識事物,化解習以為常的盲點、利於煽動的標籤與壓迫性的教條,願意接受他人比較有道理的說法;最後,理想的公共領域需要一套重視關懷的文化做支撐,在這裡公民不只交換論點,也分享人性中自然而真實的愛與感動,分擔彼此生命中的害怕與疲憊。

我們可以期待,這樣的公共領域將能孕育出務實的理想主義者、穩健的社會改革者,一種有批判力,又有行動力的社會力量。它有可能成為一股制衡國家與市場因權力和利益帶來的腐化。理想的公共領域將是一個共同體的靈魂所在,它肯定人類之間的互助、生命與人性尊嚴的可貴。

行動必須展開
我們這個時代交換資訊非常便捷,但要凝聚集體行動卻是格外不易。巨石就阻在個人與個人之間,我們看不見彼此,無法真正信任彼此,容易在資訊紛亂中陷入囚徒困境,也因此我們找不到推動巨石的正確著力方式。

但另一方面,我們還置身於校園,一個阻礙相對較小,並能提供我們學習資源的環境。校園是一個關鍵的戰略點。我們應該設法先在這裡建立一個理想的公共領域,它提供梳理資訊的平台,培養彼此信任的氛圍,並集結年輕的進步力量。在這裡,我們樹立初衷。從這裡,我們展開行動。

這是一個慢慢紮根的教育過程,但這同時也是攻佔關鍵戰略點的政治行動。學生不只是資訊被動的接受者,他更需要將知識創造性地轉化,發展成有現實意義的問題意識,最後匯集成推動社會改革的力量。目前的教育體制無法提供這樣的空間,因此我們要設法自己來建立它。

那些曾經感動過這座島嶼人民的理念並未死去,只要我們重新凝聚起來,重新建立理想的公共領域,只要我們還有青春之夢,不怕代價,勇於追求, 我們會為理念注入新世代的力量,理念則會付予我們一個更值得活的新生命。

「老幼相扶持,一路走下去,走向百花齊放的新樂園。」 ~楊逵

-------------------------------------------------------------------------------------

【新世代公民? 你在那裡?】
囧 我們這個世代並不是生來冷漠的!

前方已沒有可效法的典範,政治的混亂使我們退入個人無力的堡壘。失去公民支撐的民主搖搖欲墜,憲政僵局、族群對立、兩黨惡鬥、金權腐化……共同體中的人們彼此失去了信任。

面對這樣的歷史處境,這正是我們凝聚力量、擔起責任的時刻!

事實上,我們並非無能為力。讓我們透過參與,將彼此的理念凝聚,化做最有力的聲音:我們,並非自私冷漠的一群。努力做到公民參與,關心公共領域中的大學生議題;在嘴砲之前,先捫心自問「是否對此議題有足夠的認識」。這次選舉由於單一選區二票制,第二票選黨,我們有了更多的選擇。讓弱勢發聲、讓意見多元,負起社會責任,實現公民參與,全台灣的大學生聯合起來,投票吧!

我們向所有大學生呼喚:

1.負起新一代的社會責任
我們心中尚有理想的火苗,社會的未來將由我們創造;我們未來步入的,是否為我們所期望的社會?我們是否因為無知而成為社會腐敗的共犯?

2.實現公民參與
參與公共事務的過程是一種自我的覺醒,也是思想的實踐;我們是否在自己的世界待太久,遺忘與他人之間的連結?

3.讓弱勢發聲、讓意見多元
這社會從未耐心地聆聽弱勢的聲音。我們是否太過縱容媒體的嗜血與炒作惡習?我們若是放任多數暴力橫行,社會豈有和諧的可能?

4.大學生應該去投票
我們每個人的力量也許不大,我們各自的聲音也許過於微弱。然而我們擁有一雙急切想抓住未來的手;這雙手可以與其他人交握,串連起無比強大的力量。身為大學生,我們有自己的思想與判斷;身為大學生,我們以表達自己的聲音為傲!

5.認識單一選區二票制
由於政府宣傳不力,大多數人民還是不瞭解如何選出自己的立委。我們拒絕愚民!我們應主動地瞭解單一選區兩票制的內容:「第一票投人,第二票不分區投黨,得票5%以上之政黨得依比例制安排政黨席次。」

6.瞭解並檢視所有政黨的政見理念
你真的知道這次1/12的立委選舉有那些政黨可供選擇嗎?公民黨、制憲聯盟、台灣團結聯盟、第三社會黨、民進黨、新黨、綠黨、台灣農民黨、無黨團結聯盟、國民黨、紅黨、客家黨。貨比三家不吃虧,做個精打細算的選民!

發起社團: 台大大陸社邀請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