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30日 星期三

轉角

文/蘇黎

總是要在日落之後
車聲才變得銳利
鍋鏟的敲擊更響亮
炒飯才會更熱,隔著油煙
妳的影像特別模糊
而妳對我說過的話
特別容易引起想像

注視金黃色的燈光
經過轉角的麵包店
我們的距離更近
像兩隻走在托盤上的螞蟻
特愛欣賞蛋捲巨大的層理
還有美好卻危險的
鮮奶油的沼澤

我們還喜歡去
隔壁的手工藝店
生活雜貨廣場
十一點到午夜的公園
子母車佔據的老舊圍牆
我們還喜歡搭不上最後的公車

從隊伍的最後面
等到最前面
等一客要抽號碼牌的生煎包
等一個夢想
與真實
妳的笑容與冷漠
我的過錯

關於曖昧
仍苟安於熟悉的街頭
禁不起一個陌生轉角
打斷我們之間
剛剛牽起來的手

我也懷疑
為什麼一定要以思慕的眼神
吃炭烤鮭魚
配大杯奶茶和減肥的話題
聽搖滾樂,無謂的搖滾樂
一邊自嘲膚淺
又歌頌簡單的幸福
引以為傲

我無意踢開
被丟棄在路邊的鋁罐
響聲黑暗得沒有情緒
恰如你當初無意忘記的
唯有最傻的人
在意最久
街頭終將寂靜
我卻無法不被驚嚇

只不知為何再多的聲音
都無法
無法讓我們更像
兩隻天真的螞蟻
安然闖入美味的險惡的
屬於人類的麵包店
而不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