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30日 星期三

夢蝶? 夢蝶。

當代傳奇劇場──《夢蝶》
吳興國‧錢熠
文/田菡

簡介
當代傳奇劇場的最新力作《夢蝶》取材自「莊子試妻」的傳說,其故事從戰國時期在民間流傳至今。‹莊周夢蝶›就小說和劇本來講,起於明代晚期,馮夢龍所整理,而後放到他的醒世恆言裡,名為大劈棺。‹大劈棺›原戲曲中的情結,是描寫莊子在路途中巧遇一搧墳女,見其急欲搧乾夫墳,以求改嫁,心有所感,回到家後與妻子談及此事,妻子對搧墳女的不守婦道而引以為此,並向莊子發誓,若他在莊子死後改嫁,便當自刎。莊子為了試探妻子的忠貞,佯裝病死,並動用法術化身王孫公子勾引田氏,田氏果然禁不起考驗而愛上王孫公子。然而王孫公子卻突然新痛復發,急需死亡七日內的人腦醫治,田氏衝動下劈了莊子的棺木,豈料莊子一躍而起,開口諷辱田氏,使田氏羞愧自盡身亡,莊子則因看破人情求道而去。
  非文本語言的安排──爲傳統戲曲融貫現代音樂、音樂動機與肢體表現對應戲劇進行的或緊或弛;光影勾勒的線條很乾淨,然而蝶影為真(而卻也會是真實的影子,能直接化約等同為蝶麼?),末尾的長形光區為蝴蝶夢裡人懷想的非塵世、假中認定之真……,乾淨的呈現,亦在於留白的舞台對應精雕細琢演員妝演的焦點,或是角色/情節轉換分明的或華彩或素樸──然而對應文本,舉例來說,本劇的軸心,莊子囿於『儒』的醬缸卻自行釀造(造究性)的『道』,為一以『道』為名的反證行為,卻反反證了自己的悖論(試妻的陷阱是同樣羅網自己的),higher reality流變的莊子喪妻、莊子試妻、甚至莊子弒妻,甚至偶爾諧趣(表現在與墳女和妻的狎膩或侮慢)的角色形象上,『莊子』角色概念的渾沌(不同於『田氏』貞潔與追求情愛的曲折)對應這樣乾淨的呈現,會是一種刻意營造的虛實難辨、虛實不辨?

  以『墳女』對應『田氏』,對應人生一覺蝴蝶夢爾,『墳女』與『田氏』甚至互為夢中虛像,而王孫公子卻更是夢中夢裡人了。女童男童嬉鬧嘲諷間是外層夢的反動,觀看『田氏與王孫』這般夢中夢戲中戲,卻桎梏於外層夢的框架,以夢/戲中的俗世價值的代表姿態,無法快意地挑釁觀眾、直指看戲演戲的一般夢裡人。而莊子的『試妻陷阱』要驗明虛幻無常之真,以莊子/王孫這樣的主體性分裂去批判『田氏』(傳統女性身為父權下的客體),也因此造就自我嫉妒自我厭惡這樣直觀上起於愚昧又因愚昧證明真知,獲得這樣薄弱象徵裡(自言的『道』、『蝶夢』的洞悉之於『試妻』行為)的勝利。因為夢是假的,情是真的,假作真時真亦假又因而反轉,這樣悖論的意義在於用這樣無意義舉措證明人生虛幻裡的無意義、哲學思辨的悲劇,還是一種虛幻中堅實美麗曾經鮮烈的俳句美學從觀者有心無中生有的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