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30日 星期三

Earth Tree 公平貿易

採訪/黃湄評 謝湘蓁
文/黃湄評

燈光穿過羊毛製品的空隙,Earth Tree的門口掛滿由麻或羊毛手製而成的提袋,一個大白燈籠高高掛著,上面素樸的手跡寫著”FAIR TRADE”,有別寬敞明亮的落地窗或是秩序整齊的擺設,這家小店吸引你走進的不僅是充滿設計感的手工製品,幽幽光芒映在冬天濕亮的地面上,是一份不平凡的溫暖。
店中販賣的全是公平貿易的商品,除了台灣較常聽到的公平貿易咖啡,服飾、手工雜貨也全是公平貿易的產物。公平貿易最粗淺的概念就是一種和生產者採取一種較為平等的貿易方式,在運作過程中不剝削生產者、不破壞生產環境以及尊重生產本地的的傳統文化或技術等項目,是公平貿易組織力守的原則。透過貿易的方式,公平貿易組織成為消費者和生產者的中介人,接洽亞洲、非洲或中南美洲經濟地位較弱勢的族群,提供設計或是管道使當地農戶或工匠增加其生產物的價值,讓邊緣化的生產團體以小規模、家庭式的模式以當地傳統技術或自然素材從事生產,這些產品通常是市場價格較高,以傳統技藝手工製作揉合現代設計,在大量生產的工業市場中,獨特的行銷方式和產出過程也成為商品特色。
很多人以為這不過是把人的同情心當做一個賣點,商人最終還是唯利是圖,以現代的行銷策略和人性提高商品價值,公平貿易最終還是不公平。Earth Tree的老闆語重心長的表示,這樣的理念基礎是要建立在「貿易」上來衡量,商人透過這樣的過程賺錢,生產者的藉由機會避免剝削賺得合理的工資,消費者也多了選擇,相較於一般的貿易模式,公平貿易多了一份關注在生產者上,或許這份關注本來就應該是貿易中所要注意的,但全球化的貿易下,剝削勞工被視為是利益為上的常態犧牲,將公平貿易視為一種荒謬本身其實是反映了某種更為荒謬的現象。
Earth Tree商品主要來自日本的兩大公平貿易團體Nepali Bazaro和People Tree
,並非由老闆直接和產地接洽販售,近年來由於環保意識、手工創意商品的觀念慢慢普及,許多報章雜誌都報導過Earth Tree,就算不掛上”Fair Trade”牌子,單就商品本身價值就受到許多上門顧客想要進一步成為賣家的動力,即使關注的人越來越多,但實踐的實體店面還是只有Earth Tree,相較於一般模式,繁複的過程和語言、文化環境的差異加上不多的利潤,需要更多條件的配合才能讓公平貿易在台灣更普遍,發展更成熟。
原先是朋友使用公平貿易的商品,商品的品質和理念使老闆興起了開店的念頭,開店一年多力經轉盈為虧的經營過程,最初單純的銷售販賣也讓老闆成為致力推廣公平貿易的一份子,舉辦相關的講座或是親自的產地去接洽了解是老闆現在努力的目標。老闆輕撫著牆上的世界公平貿易地圖,她說:「台灣國際化最快的就是那些時尚名牌的流行,在公平貿易這塊領域,歐美在二三十年前就開始了。」
她輕描淡寫的帶過經營的辛苦,帶過那些對這片土地的批判,但整家店正喋喋不休地向人訴說一種熱情、還保有純粹的那一份理想。

店家資訊:台北市永康街31巷六號
http://www.earthtree.com.tw
2394-9959
-------------



可以訴說心事秘密的小籃子
由日本編織家佃真弓為尼泊爾做技術指導,所產生的作品。籠子下方開了洞,根據美國的原住民Cheloki族所傳下來的故事,用這樣的籠子訴說心事會讓煩惱消失。





消臭金魚
日本的公平貿易團體一方面為了減輕庫存壓力,一方面又不願意減少對尼泊爾方面的訂購,設計出由日本國內的殘障社福機構製作,在內部填充過期咖啡,使用多餘的衣料碎布縫製的消臭金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