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29日 星期二

記憶與記憶所沒有的記憶

文/廖婉茜


身為一種富麗堂皇的想像,所有的星光
在粉底下糊成一條河
流淌的是有月寧靜的夢(寧靜是
有夢溫柔的河)

在夜熄滅前
為了創造神話而點燃一兩顆星子
通常是同樣的顛沛流
離,紅粉知己,傷花傷柳與傷
落葉。偶爾有雲淡
風輕,偶爾也有華麗而
沉重
(被華麗而沉重的衣裳固定在地面上……)
相對地,持燈者的腳步未免太輕了
沒有任何永恆被驚動,於是
夜閃爍閃爍著就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