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日 星期三

嘴砲?還是公共論述?

嘴砲?還是公共論述?
—分析94學年上學期NTUSA版

作者:許躍儒
資料整理:許躍儒、黃昱翰

現在的台大,校園刊物的數量大幅度降低。走進活大,滿地報紙的盛況不再。以前老字號的議題社團:大論社停止活動、大學新聞一年一刊、大陸社停刊數載、濁水溪一年3刊。不僅發刊的頻率和內容銳減,內容中亦無討論校內議題。許多系學會和社團偶爾發行報刊,但大部分是舉辦活動的心得,缺少對時下校園議題—更遑論社會議題—的關心。一學期2~3刊的《學生會幹嗎》,也逐漸走向上述系學會刊物模式。

但校園報紙缺乏校園議題的討論,絕不代表沒有人討論校園議題。事實上,大量的議題討論,轉移到BBS的熱門看板上。如NTU、NTUSA、8A等。一年下來在NTUSA版上討論的校園議題,跟以前不相上下。而一些熱門的討論串,甚至發言字數破萬。有人辯稱「在BBS上討論就好啦,我們何必需要印出紙本?」

本文試圖打破這個:「在BBS上討論就好啦,我們不需要印出紙本」迷思。我們實際分析NTUSA版上的發言,將每一篇文章coding、分析、跑統計。讓我們用實際的數據與現實,大聲的說:「別傻了,BBS文章絕大部份只會是嘴砲」。

BBS使議題零碎化

我們分析NTUSA版2005年上學期文章(8/17~1/22),扣除廣告文,單純詢問資訊文。總計33個議題、183篇文、63063字。以下報告我們的分析結果。

A. BBS上發言的字數非常簡短。(見表一)450字以下占了3/4。跟以前大學新聞社,動輒1000字以上起跳的情況相比,有很大的差異。

(表一)發言字數統計

B. 非常多的發言只從個人的經驗出發,不會多去蒐集其他的資訊。根據統計,只從個人經驗發言者,佔了總發言篇數的36%。

C. 這些議題並沒有被充分討論。(見表二)有6個議題只有2篇討論文章,10個議題只有一篇討論文章。50%的議題,整個討論串不超過1000字。跟過去台大數十個刊物可能在討論同一議題相較,網路時代的大部分討論是不足的。除此量之外,在深度上也顯得淺薄。絕大部份的議題處理,都是出自個人經驗的抱怨,如「飲水機壞了」「腳踏車拖吊」。學生會跟學校轉達,學校則提出舉手之勞的解決辦法。這些問題都沒有擴大到如「校園交通政策」的層次討論。

(表二)每一議題討論篇數統計

D. 這些文章中,多半是以個人的身份發言的。(見表三)個人發言佔了總篇數的2/3,學生會、學代、社團等次級群體只佔了1/3。過去的刊物由次級團體發行,發表文章也必須透過次級群體。但現在,有2/3的文章是以個人的身份發言,不用透過次級群體。有趣的是,次級團體發言者雖然字數不見得較多,但絕大部份的資訊都不會只來自個人。但是以個人性身份發言者,良莠不齊的情況很嚴重。長者很長,短者很短。
個人 次級群體 Total
多蒐集其他資訊 62 (51.24%) 54 (88.52%) 116 (63.74%)
只從個人經驗發言 59 (48.76%) 7 (11.48%) 66 (36.26%)
Total 121 (100.00%) 61 (100.00%) 182 (100.00%)









(表三)「次級群體」與「資訊來源是否只來自個人」之關係

由此我們可以歸納出BBS討論的幾個特性:發言者是以個人的身份發言,沒有經過次級團體內部的討論,因此大多是從個人的經驗出發,不會去多蒐集其他的資訊。不僅字數簡短,其論述也不夠深刻。雖然議題數量不少,很多議題都沒有被充分討論,更缺乏被放到整體校園的層次來處理。我將它稱之為「議題的零碎化」。

淪於空談的討論

認真研究表一和表二的讀者,一定會發現,有兩個議題的討論篇數遠遠超過於其他。這是否代表網路上的討論依然有成功的個案呢?到底這些討論串在戰什麼?他們又引發怎樣的實際行動?

首先是32篇文章的新生停車場事件。94學年上學期,學校拆除新生南路一側的免費停車位,並且開放新的、要收費的地下新生停車場,引起學生的反彈。來來回回約有四次,學生在ntusa版上抱怨「怎麼可以把免費的拆除,然後逼迫我們使用要收錢的」「為什麼其他的校內停車場都不用收費,而這個就要」。

學生會跟校方溝通後,表示「拆除免費停車位,是台北市交通局的政策,學校只是配合」「停車場收費,並非為了回收成本(因為根本杯水車薪),而是基於使用者付費的原則」。

從中可以看出學校與學生間的概念差異。部份的學生認為,跟本不應該收費;校方則認為,使用者付費理所當然。但是學生並沒有實際組成一個團體或組織來跟校方argue,而是希望學生會能夠傳達學生的聲音。

然而,當學校斷然拒絕學生會「免費使用」的提案後,學生會就退縮了,轉而談論「收費優惠方案」。乍看下是雙方各退一步的折衷,事實上是原則性的棄守。如果新生停車場收費,那麼以後籃球場、排球場、活大討論室、總圖討論室等等其他校內公共設施要不要收費?如果某些收費某些不收費,其理由何在?這是非常重大的原則性問題。但是學生會棄守了,只能在學校的邏輯下爭取小小的優惠。

但歸咎於學生會非常的殘忍,因為處理這件事情的福利部長非常認真。問題的關鍵在於,根本沒有人意識到這件事情。BBS的處理,使這件事情被特殊化、當作個案來爭論,而沒有被放大到整體校園收費政策來思考。因此學生會放棄爭論「免費使用」時,並不認為這有什麼好堅持。

討論篇數23篇的「科系資源紛爭」,則更加有趣。這篇首先轉錄自Hate版的「......選課綿綿無絕期.....不簽嗎?」的文章,抱怨文學院因教室過小,使本系學生加簽困難。隨即引發一系列長文,爭論科系資源的分配是否不公。不少文章都有憑有據,甚至一名版友提出一些可行行動,希望平衡這之間的差異。

但是學生會完全沒有任何發言,沒有任何行動。

或許學生會認為這不屬於他的業務範範圍。當網路上的議題變成零碎化時,學生會的大宗事務,就是這些零碎化的議題。這些議題排擠到深刻的議題討稐,
面對這個挑戰到學校既有資源結構的議題,學生會並不認為這是他的處理範疇。也沒有任何人會苛責學生會必須處理。因此對於這一個討論串,學生會顯得不聞不問。

BBS上的討論,使得我們以個人的身份進入公共領域。我們不用深刻的論述、不用多蒐集其他的資訊,只要用簡短的抱怨文,就可以讓學生會動身處理。然而這些零碎化的議題,不僅使得一些原則性的問題不斷失守,更使得一些深刻的、牽動範圍較大的議題受到排擠。BBS上的討論,使的我們的文章只會是嘴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