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日 星期三

戀.物

戀.物

鏡子裡他的樣子看起來很可笑,也很可愛。
窗外似乎有消防車駛過,警笛聲切開了雷雨。
很適合聽Keren Ann呢,你說,然後塞了一只耳機到他耳裡。
他把頭輕輕的靠在你頭上,跟著音樂哼。

一個不上班的日子,一對沒有過去和未來的戀人。
正好。
他不喜歡談論過去,你不喜歡想像未來。
而你們也沒有足夠的時間。

昨晚跟著這菸草的香味來到這兒是對的,你想。
那杯他點給你的馬丁尼似乎還留在你的咽喉。
你是我今夜的馬丁尼,他說,所以在店裡只喝了果汁。
他把你潑上白色床單,不等你滲透進亞麻布裡就舐盡了你。
你流進了他的口裡眼裡耳裡手裡。
心裡呢?哈,怎麼可能,你笑想。

你看過他跟那個得了古馳病的走在一起,相摟著腰。

在想什麼?怎麼不說話?他問,親吻你的額側。
你只是笑,聽見歌曲來到Between the Flat Land and the Caspian Sea。
你搽Dolce的The One一定很適合,他說,把鼻湊上你的頸。
他抱著你的雙手厚實又溫暖,你們的腿纏在一起,腳掌看起來差不多大。
你看著窗外,雨仍大把大把的下。
此刻的溫柔隨著雨不停的落緩緩被沖刷。
一個夜晚和一個早晨,這樣就夠了,你想,只要現在就夠了。

手機鈴響,是他的,不是你的。
他讓它響了一陣才緩緩起身去接。

你也起身,走到玄關,把腳伸入他的那雙a.testoni。
你感覺到他在腳上,即是你聽見他的聲音從房間另一端傳來。
你從地板上你的Levi's口袋裡摸出手機為自己的腳拍了張照。

這樣就夠了,你看著照片喃喃,然後穿上了Lev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