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日 星期三

陰道獨白

陰道獨白

V-Day ({}) ←這是他們的標誌。可以考慮整個放大。

  Eve Ensler著名的劇作「陰道獨白(The Vagina Monologues)」最近在台灣上映。這是V-Day(陰道日?)第四次在台灣上演,由「三缺一劇團
」的陳亮君擔任導演。V-Day最主要的宗旨是要讓女人認識自己的陰道,而不是把陰道當成什麼「陌生的解剖名詞」或是避諱地稱為「下面那邊」;同時更對社會提出許多身體、性、和認同的問題。

  3/15當天去看戲的人非常多,親子劇場外頭排隊的人龍整整繞了市政府二
樓一圈。剛來的觀眾對龐大的人數驚嘆連連,和我一起排隊的朋友便笑道:「等他們排到產業會計局的門口再說。」本來以為觀眾會以女人為主,卻發現也有很多人跟我們一樣,一樣沒有陰道。

  之所以稱為「獨白」不是沒有道理。整場表演與其說是一齣戲,不如說是
從不同的歷程來各自表述:每一幕由不同的角色上台闡述不同的故事,並呈現對陰道與身體奇幻一般的想像。陰道是一個村落、是一個洪水的源頭有魚和小船、是一個比基尼女郎會跳舞、是一個平原風吹草低見牛羊。在我的印象中,是男人比較喜歡為自己的屌幻化出各種莫名其妙的意象。但陰道獨白的想像力顯然比較豐富。

  我的感覺是,陰道獨白像是一場集體療傷儀式。它鼓勵大家去想去講(而
且還是瘋狂地去想去講)一些在我們平常的文化脈絡中,不習慣掛在嘴邊的話題。先是從陰道出發,再把減肥、外貌、性、月經、同性戀等女性經驗一一反芻,極為強烈地想要凝聚一種女人的主體性。我想,一般的戲劇是讓觀眾融入劇情,自己進行解讀跟詮釋;但由於陰道獨白沒什麼劇情可言,所以觀眾參與的方法也不大一樣:讓全場兩千人一起大叫「雞掰!雞掰!」便是一例。由於沒有劇情,所以實際上是一種意識型態接受與否的問題。

  看的過程中,不免產生一些疑問:首先,雖然陳亮君導演在手冊上有提到
翻譯的過程要把內容「本土化」,可是還是有很多題材顯然非常美式:對陰毛的爭執、婚姻諮詢師、Party過後的強姦……這些美國的爆點搬來台灣似乎減少了一點力道。除了空間上的隔閡,時間也使劇本產生了一些距離。陰道獨白原劇寫於1996年。儘管這十二年來,女性在社會中所扮演的角色坦白講沒有根本的變化——在我們的語言中,「你是不是男人啊?」還有「真是婆婆媽媽!」等詞彙也仍然存在——只是這十二年間,女性認同方面也應該有更深一層的論述。驚人的東西提出來久了會變得不怎麼驚人,高分貝的指控或是頌讚其實效果也有限。如果僅止於陰具崇拜(例如,頌讚性愛卻似乎只肯定沒用到陰莖的性愛…天啊!這怎麼行?),似乎又少了些什麼。

  好吧!陽具崇拜、陰具崇拜,so what? Big deal! 這世界上本來就需要各種抒發的管道,讓最真誠的情緒可以一股腦流洩出來。陰道獨白的定位,或許本來就是一種大刀闊斧的性質,一場讓大大小小的陰道都能說話的儀式。而我們解放了身體之後,更可以動身探索更多未曾履足的地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