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7日 星期一

重點不在性,而在制度

—試論潤滑液事件

◎陳聖為

潤滑液事件在校內外討論的沸沸揚揚,關於性別空間、言論自由等早有了許多精采論述,但對於制度上宿舍內權力分配的模糊點,以及權力使用恰當與否的問題,至今仍尚未被廣為重視。但若制度不加以改變,這樣的問題將會有不斷重複上演的可能。

潤滑液事件始末

男五宿舍的小柏同學參與日日春協會活動,因日日春有使用不完的過期潤滑液,在得知使用安全上並無疑慮後,其便帶回宿舍提供有需求的社胞使用。後與宿舍輔導員產生衝突,包括輔導員接連刪除他在各宿舍BBS版貼的分享文,甚至部份幫忙轉文的同學被劣文(被劣文者不能在該版繼續貼文)處裡。在認為輔導員處理不當的聲浪出現後,男一舍輔導員兼宿舍區督導(林怡忠輔導員為一資深輔導員,故為一三五社區之總督導,刪文之決定亦由其發出)貼文發表道歉,聲明其處理不周,但只是因為擔心潤滑液過期才下此命令。幾天後,小柏發現其潤滑液整箱被拿走,發現是林輔導員派工友拿走。爭議越演越烈,學生會福利部也主辦了座談會,會中多方代表陳詞,教官表示純屬誤會,是工友會錯意把一小包拿成全部,議題仍持續延燒….

刪文並非重點 無權處裡才是問題

受外界指控下令刪文的林怡忠輔導員,最近面對最多的問題是他為何刪文。諸多理由例如:林輔導員所說的為了舍胞健康、外界揣測的其對於性的污名化、恐懼性方面的討論等,不論理由為何,他「為何刪文」並不是重點。我們該最先問的是,他「憑什麼刪文」。

此事件發生後,林輔導員在道歉聲明與座談會上均表示他沒有權力刪文,他只能「建議」掌有版主資格的舍胞刪文,而這些舍胞便是宿舍網管,其部分由生治會幹部兼任。但事實並非如此。譬如小柏的朋友thomas629在轉錄文章過程中收到3舍板主的水球如下:(水球粗體字為編者自加)

★NTUM3 同學
To NTUM3: ??
★NTUM3 抱歉 男一教官有旨
★NTUM3 說要刪除這篇文
★NTUM3 所以不要再轉了@@@@@@@@@@@
To NTUM3: 嗯嗯~可以問一下憑哪一點要刪他嗎??
★NTUM3 問男一教官吧@@
★NTUM3 他覺得不適合吧

由此篇可見,宿舍教官(即林怡忠輔導員,其曾任台大教官固舍胞均稱其教官)認為不妥之文,就可以令網管刪除,網管似乎得聽教官之令。下面這段(7舍)也是:(水球粗體字為編者自加)

★Boy7 同學 對不起 我奉教官之命要把您的文章刪掉
★Boy7 並請您不要再張貼類似訊息至男七舍
To Boy7: 又是教官 = = 那我可以問一下為什還兼劣退嗎
To Boy7: 這個訊息有何處不妥呢??
★Boy7 抱歉 我們只是接到教官電話
★Boy7 請您直接與男一舍輔導員反應

在座談會中,男六生治會長也表示,教官與宿舍幹部的商量,往往幹部都不會拒絕。前男三舍生治會長也指出,教官所說的幹部都照辦,他猜測應是因為生治會幹部並不知道不需要聽從教官的指示。

隱性的輔導員權力

很顯然的,這樣的狀況與林輔導員口中所聲稱的「只是建議而非強制」,若生治會或網管不答應也沒辦法的狀況大相逕庭!我們應該感到疑惑的是,生治會與網管並沒有服從輔導員的義務,但卻也都照做,甚至都當成了命令來執行。弔詭的是,宿舍生治會應是舍胞們所選出的自治團體,理應為舍胞們爭取福利,成學校與學生之間的橋樑,但為何這樣的想像卻是與現實極度不符的呢?

我認為這與宿舍事務長期仰賴輔導員的協助有關。舉凡大小活動,輔導員都會積極扮演指導生治會的角色。輔導員在宿舍事務上相當資深,生治會幹部都只是剛成為幹部的學生,每個活動的仰賴成了順從其意志的根本原因。再者,制度上的缺陷也使的輔導員擁有更多資源,學校有關宿舍活動與規定的公文,都是送交至輔導員手上,生治會並不如同學生會般擁有參與決定的常務性會議。且舍胞所使用的補助金,也都得經過輔導員轉手核銷,才能派發至生治會手上,財務上的不自主使其依賴教官更深。

林輔導員於宿舍區中是行政,財務,甚至人事多面向的樞紐,資訊與資源上的不對稱,都讓生治會不能與輔導員平等商討宿舍事務。輔導員隱性的權力,使其得以主導大多數發生在宿舍的事務—就算已經逾越了界線。這樣的例子並不僅僅發生在男一,男四在討論整修樣品屋時,教官也試圖說服舍胞接受同學所不滿的設計,而並非單純作為意見的蒐集與表達者。

展望:更公平的權力分配

我想強調的是,縱然現在相關法規中,並沒有規定給予宿舍輔導員某些權力(例如侵犯學生言論自由任意刪文的權力),但隱性存在的權力比起看的見的法條更加可怕。這次事件提醒我們應當更加小心,首要之務便是生治會該硬起來,成為舍胞與學校溝通的橋樑,面對類似狀況時,挺身而出。另外是對於制度的修正,不論是讓BBS討論區規範明確、讓生治會與輔導員擁有對等資源與發聲管道、訂立輔導員工作細目,這些都是我們還能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