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7日 星期一

魔術方塊

魔術方塊

文/人左棲


魔術方塊是個體化的最佳微喻。意即,魔術方塊就像尋求人生意義與經驗統合的過程縮影。這遊戲追求的是以最少的步驟,在最短的時間內,達成面面俱到的結果,生命旅程何嘗不然?將魔術方塊上錯綜複雜的顏色分別統一,就像同時兼顧多重面向而達到心靈統整的人生。

誠然,個體化的過程就像完成一個魔術方塊,拼湊中必得遭遇到好幾次的和諧與打散。這是人在自我統合時必然遇見的難題與幻象:當我在生活中好不容易完成某一塊領域的成就,或獲得某一種程度的平衡之時,往往有離終點更近的錯覺。事實上,一如魔術方塊,有時執迷於拼湊出某一面顏色,設法維持它不變,對完成遊戲而言,反而是繞遠路的行為。因為它犧牲了某些步驟--即便施行那些步驟時,我們必須打散原有的顏色秩序,使方塊顯得比原先更加雜亂無章--但這些步驟正是徹底完成魔術方塊所不可或缺的關鍵。對某一顏色與面向的執著是作繭自縛的行為,也是失敗的根源。小部份和諧無法致使大部份和諧,須引發更大的混亂,才能得到更大的和諧。

令人訝異的是,在面對魔術方塊之時,人的心智如此客觀。

魔術方塊之所以令人著迷,正在於它的要求在完成每一面,而非拼出某一顏色。奇怪的是,人接受這項遊戲,接受所有小方塊以及所有顏色互相影響的事實,卻總是無法見微知著,將這個邏輯引伸到自我的生活。人知道在玩魔術方塊時該暫時犧牲哪一塊,弄亂哪一種顏色,因為他對於最終各色同一,和諧完整的恆定狀態有信心。

人對自己有能力完成遊戲深信不疑,卻不信自身的靈魂也有永恆,不信救贖也有邏輯。

壽限有定,上主給予每個人的解謎時間各有不同。在有限的時間內,終究難得有人極端理智,以簡潔無情的模式迅速完成方塊,提早交差。絕大多數的人盡全力只願完成其中一面,相信神對這份努力自有公正仲裁;或者有人根本不想好好完成方塊,將箇中諸色隨意打散;更多的是為了維持某一面的某一種顏色,而放棄完成整塊魔術方塊的機會。如一切佛本生故事,總是因著美感、欲望或偏見,
纔使人乘願再來,墮入輪迴,值不值?本心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