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5日 星期三

高美溼地

◎不待月



我行走於海上
近傍晚的潮水向天際卸去
捨岸,我赤裸以全部
貼向母胎般的軟土,如
一初生的尺蠖,看雲
畫在超越的寧靜中
以卵黃的金光運行
緣線燎起翳紅的暴風帶
如旗幟高張,直逼
我隨波漸眩的意志

淺波定向而來
呀然止於我徬徨顧盼的足跡
所到處,游魚竄逃
招潮蟹倉忙隱遁,彷彿
夕陽將落,而
最後一位理想主義者正離去
如一隻白鷺棄守
垂點著頭,欲承諾些什麼
謹慎地踏,卻無法不揚起
陣陣污泥。啊
倏地驚嘆而起,周旋
落下,重新佇於平靜
凝望似若無事

金色的旗幟朝暴風的方向略偏
白色的扇葉迎風挺立
精瘦而略帶未來感的
那滿身傲骨,緩慢而無畏地
旋動世紀末的能量
或許來日
巨人將英雄般的起身
釋放日日醞釀以震天撼地之姿
「而你,」是誰?
「為何遲遲不旋,久久不轉?」
聲聲的追問在細緻的沉默裡
隱沒地連風也折服
我行走於海上
理想中的彼岸


照片出處:http://www.pse100i.idv.tw/m/komasnte/komasnte0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