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9日 星期日

為什麼我們要抗爭?



◎新聞所碩二 李映昕

  三月底發生的台大助學金被砍事件,讓「研究生是否為勞工」的議題再次浮上檯面,也讓我們體會到為自己爭取權益的重要性。

  以新聞所為例,每個碩一新生在暑假的時候,就會收到所辦寄來的通知信,表明所上有一筆助學金可以分給研究生,讓我們依照自己的志願選擇工作內容。新聞所的分配方式是「基數制」,根據工作的繁重程度,訂定 1.5、1.25 、1、 0.5的基數,再依此分配助學金。研究助理可分配到的基數是1.25,而課程助理與行政助理則依照工作內容不一而有不同;但不管如何,我們必須付出一定程度的勞力,為所上或教授們做事,才能領到這筆錢,因此在我們的認知裡,這就是研究生的「薪水」。

  但是這筆「薪水」到底有多少錢,我們事先是完全不知情的,要等到學期中學校把錢撥下來後,由所辦通知,我們才知道這學期有多少錢可領。以一百學年度第一學期為例,每個基數是3,700餘元,第二學期稍微增加到4,000出頭;而根據後來的統計,每學期的助學金額度都不一,完全要看學校給新聞所多少錢。

  這種不確定性,至少會造成兩個問題:第一,研究生的生活費是否足夠?不少研究生負擔自己的生活費與學費,平時靠接家教跟助理來過日子,每個月少個五百塊,就少了好幾天的餐費。助學金核撥時間太晚、金額又不固定,對研究生來說是很大的困擾。

  第二,我們拿了這筆助學金,應該做多少工作?如果助學金金額變少,那我們的工作份量是否應該隨之調整?但承上述提到的問題,助學金核撥下來已經是學期中,系所打理課務、教授做研究都需要助理幫忙,不可能等助學金發下來後再進行。我們做了這些工作,是否能夠得到相對應的薪水?讓研究生們心裡很忐忑。

  為什麼薪水這麼重要,因為這關係到我們的生活與求學。以我個人為例,每個月所需的生活費約8,000至10,000,之前外宿時每個月房租9,000元,一個月的開銷就將近兩萬;現在住宿舍比較便宜,但新聞所學生常跑外縣市採訪,也是一筆很龐大的開銷。擔任新聞所研究助理,一個月約莫可以拿到5,000元,剩下的不足,我需要再接一到兩個工作來填補。

  而此次的助學金被砍事件,新聞所一個基數從上學期的4,800元砍到2,000元,換算後時薪甚至不到75元。如果我原本預期可以拿到的錢卻被砍半,生活馬上就被影響,連帶的也會影響求學,因為我必須在課餘時間想辦法接更多工作來支應生活所需。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必須跳出來爭取合理的助學金。不管它叫做「助學金」還是「獎勵金」,這筆錢的確是研究生的勞動所得。在4月22日的獎勵金檢討會議中,校方並沒有明確答覆,究竟要如何改善現有制度的問題?這關係到所有研究生的權益,如果台大想要邁進世界排名前五十名大學,先給研究生合理的保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