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9日 星期日

工作不變,薪水不見──獎勵金的文字遊戲





◎新聞所碩二 吳沛綺


  國立台灣大學本學期開始(101學年度第二學期)大幅縮減學生獎勵金預算,並取消原有的申報限制,導致各系所申請人數暴增,部分系所分配到的金額銳減,換算後每小時工讀金甚至不到75元,遠低於勞基法保障的最低工資。



3月23日校務會議前記者會,新聞所同學的發言


僧多粥少 變相鼓勵浮報

  今年開始,原本由五年五百億計畫支付的部分單位薪資,被納入由校務基金支付的獎勵金制度中,導致約百分之十的預算總額遭到壓縮。改制後,校方同時將原先僅碩二以下學生能申報的限制,改為所有研究所註冊者皆能申請,卻未明定清查機制來確認實際的工作人數,導致各系所申請獎勵金人數暴增,部分按過往情況申報的系所,則至本周校方發佈各系所預算時,才猛然發覺學生獎勵金比過去少了將近一半。

  台大放寬獎勵金制度的申請標準,卻表明不清查每月各系所回報校方的實際工作人數,美其名「尊重各系所」,實質上卻是變相鼓勵浮報人數,等到一出問題,便皆為系所內部「行政疏失」,與校方一點關係也沒有。然而,真的是如此嗎?

  餅變小、爭食者卻大幅增加,僧多粥少的道理誰都能理解。以台大新聞研究所為例,去年所被分配到的助學金總額是794,995元,以所內規定每位助理每週必須投入六小時來計算,月薪是4,840元,換算時薪大約是201元左右;但是從這學期開始,我們得知新聞所領到的獎勵金總額降為516,852元,換算下來,時薪驟降到73元左右,而且還是在本學期已經工作快兩個月後,才被告知薪水調降的情形。


「獎勵」而非「工作」 標準何在?

  開學至今已將近半個學期,在工作量完全不變的情況下,卻突然發現一個月的薪水硬是減少了將近一半,理由是校方說「讓我們不要談『工作』,而是來談『獎勵』。」但事實上,無論是「獎助金」還是「獎勵金」,這些所謂的「非工作」,包括了協助課務、教學器材借用管理、電腦相關器材維護及硬體維修、剪接室維護等等,如今突然從往年的時薪約200元驟降到73元,卻指稱「這些本來就不是薪水」?校方不願承認這些是薪水,卻承認同學現在做的事情「的確有實質的勞動內容」,除了文字遊戲,我們難以想像有其他的答案。難道不是薪水就不須保障學生的「勞動待遇」嗎?月薪驟降將近一半,還是在工作了半學期後突然告知,要學生何去何從?


工作兩月後才被告知 生活費沒著落

  每位同學都有自己的經濟壓力要負擔,說實在,比起「被獎勵」,我們努力工作的目的也只是希望能在上課、寫論文所剩餘的時間,自己負擔生活開銷、減輕家中經濟負擔。今天即使校方要以「獎勵」的型式來發薪水,是不是也應該在學期初我們申請工作前,就讓我們知道所謂「獎勵」的內容,而不是做了半學期再告訴我們其實薪水只有原先的去年的不到一半?以工作程序為由,直至本周才將確定分發各所的金額公告,讓同學無法依經濟負擔考量是否要投入這麼多時間在所謂的「獎勵」上;許多同學都反映,如果在學期之初就知道這件事情,根本不會申請這些工作。

  對照他校助理時薪,交大為200元、政大則是150元左右,唯獨堂堂台灣第一學府只有73元,情何以堪?今天的重點在於改制過程未透明公開、學生實際參與「有勞動內容的事」(很抱歉,除了「工作」,筆者實在不知應如何稱呼?)卻未有合理待遇,與其說是「獎勵」,筆者更認為這是學校用文字遊戲來調降薪水的手段。


會不會還有下一次?

  從三月底抗議之後,校方承諾將尋找經費協助我們,但是甚麼時候給、給多少、怎麼樣給,卻都完全沒有具體的保證。直到4月15號獎助學金匯入帳戶,所上的同學們才鬆了一口氣,確定薪水不是兩千多元,算一算應該有到4,000元,但在這過程中,已有不少同學多去兼了幾份工作、找幾份家教,惶惶不安的心情已經在短時間內瀰漫在所內。

  我們很感謝學校給的承諾和善意,但是我們真的很害怕,可能還有下一次、下下次隨意的改變,而光憑新聞所這個很小、不到五十人的系所,真的很難去抵抗這種不確定的改變。這並不是台大新聞所學會第一次參與抗爭行動,但這卻是我們第一次面對自己的學校,表達出我們的不滿。我們努力在課餘時間盡力參與公共事務,回過頭來,卻發現自己的學校以變相調降薪水的方式來看待學生的權益,期望校方能重新審慎考量,而不是再玩文字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