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日 星期四

校園的守護天使──院犬的故事

◎校園故事採訪小組:社會二 潘雅琪/公衛一 柯尊皓/日文一 梁德莎/政碩一 李芃萱/大氣四 陳梁政/社工二 李清遠/公衛一 許筑淋

圖說:院犬關係圖


  在社科院漫漫歷史中,除了來來往往的學生與教授,還有著默默守護校園的天使──院犬,不可否認牠們帶給師生的溫暖陪伴以及對社科院的奉獻,是多麼的彌足珍貴。

  院犬的起源來自一起工友謀殺案,在行政大樓靠紹興南街的工友值班室被歹徒闖入而發生命案。自從這起事件後,警衛不再刻意趕走流浪狗,住下來的流浪狗小黑也會陪著警衛巡邏。有人主張把流浪動物趕出社科院,擔憂流浪狗在校園裡持續繁衍造成衛生疑慮、觀感不佳等問題。小黑就曾被工友丟掉兩次,甚至被送到五股,最後只留下來福在社科院長大。

  來福長大之後有了第一任妻子小白,不久後又找了第二任妻子小花。而後林明鏘老師與政治系、政研所的同學創立了愛犬社,將流浪狗制度化成為院犬,由愛犬社的學生以及指導老師對院犬負責,並透過學校補助的經費照顧他們,自此小白、來福、小花便名正言順地成為第一代院犬。政大政治系老師蔡中民、劉致賢就是第一代愛犬社社員。愛犬社的成立,以及許多老師給予愛犬社的協助,像是趙永茂、林惠玲老師等,院犬終於獲得較妥善的照顧,也成功把來福與小花生下來的五隻小狗送養,而唯一一隻留在社科院的小狗就是第二代院犬──福妹。福妹誕生之後,老年的來福被林明鏘老師帶回家照顧,而小花則在臺大動物醫院度過餘生,至於小白也被李茂生老師領養回家。

  院犬其實是許多校友的共同記憶。林明鏘老師開玩笑的說:「學生可能畢業後忘了老師長甚麼樣子,只記得來福長甚麼樣子。」由此可見院犬在學生的心靈依靠上也占了一席之地。來福和小花逝世後,葬在警衛亭對面的綠地上,追思會時許多校友都回來緬懷當年與院犬的相處時光。然而認為流浪狗不該存在校園內的反對聲浪一直存在,甚至有職員私底下暗示林明鏘老師應該「處理掉」院犬。

  隨著院犬老化、以及愛犬社在2000年後逐漸沒落,校方經費已無法支援院犬照護,僅能由個人愛心支持。儘管院犬制度仍有缺失,如誤咬等意外,但站在生命教育的觀點上,林明鏘老師表示:「我們怎能棄同樣對於奉獻這所大學於宇宙精神的一份子於不顧。」

圖說:隱藏在草叢中院犬來福之墓

圖說:隱藏在草叢中院犬小花之墓